快乐扑克三开奖查询|山东体彩快乐扑克开奖走势图

Hi,Are you ready?

準備好開始了嗎?
那就與我們取得聯系吧

有一個互聯網項目想和我們談談嗎?您可以填寫右邊的表格,讓我們了解您的項目需求,這是一個良好的開始,我們將會盡快與你取得聯系。讓慧眼獨具的您!享受我們專業的互聯網產品和服務!

BOXSIN NETWORK 博信網絡設計整合

業務熱線:0771-2860265 / 5783282(固話)
400-8842-880(全國熱線)

不打烊專線:13481069551 (盧經理)

E-mail:[email protected]

合作意向表

您需要的服務

現有網站改版
我需要做微信營銷
建設全新的企業網站
要找長期合作公司,需要年度服務
我需要做購物商城
我需要做系統平臺
我需要做小程序

您最關注的地方

對功能要求比較高
對設計創意要求比較高
需要可以購物支付
搜索引擎排名

預算

2萬內 2-5萬 5-10萬 10萬以上 大型項目需要招標
  • 看不清楚,換個圖片

業務QQ 0771/2860265 提交需求 博信網絡微信公眾號

博信網絡微信公眾號

加微信報價格

加微信報價格

輸入您的電話,了解詳情

  • 留言
  • 我們只做三件事:設計,建站,開發

    2015
    07.02

    點擊

    阿里京東背后的男人沈南鵬:不能僅為賺錢而創業

    來源: 新京報   責任編輯:boxsin   字體大小:    

    6月25日,在紅杉中國上海辦公室里,當被問及是否是一個機會主義者時,沈南鵬說他愿意看到的是如何幫助中國企業家打造百年老店。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攝

      沈南鵬: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伙人,紅杉中國的創始及執行合伙人,也是攜程旅行網和如家連鎖酒店的創始人。他是福布斯2012-2015年度全球最佳投資人榜單中排名最高的華人投資者,并自2010年起連續四年蟬聯福布斯中國最佳創投人,是唯一一位上榜《財富》2015“中國最具影響力的50位商界領袖”的基金投資人。

      沈南鵬現任中國企業家論壇輪值主席、耶魯中國中心理事會主席、亞洲協會理事、北京股權投資協會副會長、上海浙江商會常務副會長。

      “學霸”沈南鵬的履歷堪稱完美,既是企業家又是投資人。在每一個風口上,他都能敏銳捕獲,華麗轉型。比如1994年回國投資銀行,1999年互聯網創業,2005年創辦紅杉資本中國基金,開始投資人生涯。10年間,沈南鵬和他的團隊投下了一長串風云公司,他也因此被尊為“投資教父”。6月25日,在紅杉中國上海辦公室里,沈南鵬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他說,是時代的風口推動著他不斷轉型,在每次人生的選擇路口,他都做出對中國經濟看多的選項。很幸運,每次他都選對了。

      風口推動我不斷轉換角色

      新京報:你身上有很多身份標簽,比如攜程、如家創始人;紅杉資本合伙人,投資教父等,你最看重哪個角色?

      沈南鵬:創業者,我喜歡(把企業)從無到有,從小做大的感受。今天我還是一個創業者,紅杉中國就是一個創業企業,十年前從三四個人開始,現在有100多號人,六七十個投資團隊成員,實現多行業覆蓋,也從天使投資一直做到PE投資。

      新京報:是什么動力,推動你不停地進行身份的轉變?

      沈南鵬:我們這些60后、70后,大多是被時代大潮推著走。當年從美國回中國投身投資銀行,是因為中國資本市場剛興起,覺得很興奮可以參加。后來互聯網浪潮興起,我覺得可以在新經濟里創造東西。后來發現多個領域都有機會,作為投資人可以參與更多。所以,很大程度上,我是跟著風口走。

      新京報:你為什么能如此敏銳地把握機會?

      沈南鵬:我嘗試去尋找好的機會,但通常我不是第一個嘗試的人。我會觀察一下,看自己是否適合。

      新京報:你放棄過“不適合”的機會嗎?看上去你每次都一下子就選對了。

      沈南鵬:有。比如從攜程離開后,有一些大型的私募股權PE來找我合作成立中國基金,但我更喜歡關注早期創業者,而PE基金接觸的只是大公司,更多的是錦上添花。

      新京報:那你為什么不做天使?

      沈南鵬:我們也做天使,但不是紅杉的主要產品。過去三、四年,我們有十多個天使項目。

      喜歡承擔一定的風險

      新京報:你的公開形象近乎完美,你是怎么來看自己的?覺得自己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沈南鵬:我是一個幸運的人。每個選擇都是大經濟環境給的一道命題,對中國經濟,我做出了“看多”的選擇。20年前離開華爾街,并不是一個容易的選擇。

      新京報:因為你喜歡冒險?

      沈南鵬:我樂觀,加上喜歡承擔一定的風險,也看重長期的職業發展,不期待短期利益。回國頭兩年做投資銀行,未必會比在美國有更好經濟收益。離開投行去創業時,剛開始也不多考慮有經濟回報的賬。做選擇要看長期,而且最重要的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新京報:你是一個機會主義者嗎?

      沈南鵬:肯定不是,我們愿意看到的是如何幫助中國企業家打造百年老店,這是我們一直以來最重要的命題。

      眼光好因為更積極

      新京報:你是攜程創始人之一,后來又創辦如家。當時創業時遇到的最大困難是什么?

      沈南鵬:我們這批創始人很多沒有商業經驗,做攜程是抱著對互聯網的熱情,后來發現不管互聯網創業還是別的,歸根到底都是生意。生意都有門道和訣竅。長期在投行做,不見得掌握在中國做生意的門道。第二個挑戰是融資,今天是錢在追創業者,當年是創業者追錢。今天的創業者很幸運。

      新京報:但是很不幸,那個時候你是創業者,需要去追錢,現在又變成投資人,需要追創業者。

      沈南鵬:是。所以我常常是一個需要“說服”別人的角色,要做一個好的“銷售員”。兩次創業讓我學到很多商業經驗,而且現在作為投資者,也能更容易理解創業者。

      新京報:從創業者變身投資人,你認為最大的區別是什么?

      沈南鵬:好的投資者不是所謂金融從業人員,而應該是(被投)企業的深度參與者。有人問我們為什么眼光很好,其實投資眼光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投資后,花時間幫助企業成長。比如幫他找合作伙伴,討論戰略。投資人跟創業者的角色其實是相似的。

      新京報:你會多大程度地介入被投公司的運營管理?

      沈南鵬:紅杉有一個基金定位,叫“創業者背后的創業者”。如果開車的司機是創業者,我們就是旁邊看地圖的,幫他避免可能碰到的問題。躺那邊休息或看風景是不行的,因為一路上還是會有很多挑戰。我們還是希望能更積極點。

      新京報:意見相左時怎么辦?

      沈南鵬:我們只是看地圖的,最后還是駕駛員決定往哪邊走。但如果投資中有關聯交易和違規行為,投資人作為股東,需要保護自己。

      紅杉秘訣不單純是買賽道

      新京報:大家都說紅杉投資成功的秘訣是買賽道,你們是怎么來判斷賽道的?

      沈南鵬:這個解讀不完全正確。賽道很重要,一個行業如果沒有大的發展前途,公司很難成功。但在賽道和賽車手之間,絕對是賽車手最重要。因為賽道可能會變,好賽車手會尋找新方向。當然,賽道或者新商業模式,是風險投資基金必須長期研究和跟蹤的。未來幾年行業會怎么發展,投資人必須有自己的預測和判斷。

      新京報:據說你們有一張產業地圖,引導你們購買賽道。這張地圖是什么樣的?

      沈南鵬:不是一張產業地圖,是有多個產業地圖。比如O2O肯定是一張產業地圖,金融是一張,電商是一張。因為認知不斷進化,地圖也不斷完善。比如第一天看電商時,肯定不會想到原來打折產品銷售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切入點,也沒想到有些領域可以做這么大。在行業投資中,你會越來越清晰地知道產業格局應該是怎樣的。

      新京報:紅杉買下的賽道其實也是中國經濟發展的坐標。這10年,你們先后買了哪些賽道?

      沈南鵬:2007年開始布局電子商務,從阿里巴巴京東唯品會聚美優品、美麗說到蜜芽寶貝,電商知名企業我們幾乎都參與了。2008年布局影視娛樂,投了萬達影院、阿里影業、博納影視等。2009年開始投云計算大數據。2010年開始投O2O,從美團、大眾點評網、餓了么到趕集,也占了一定市場份額。相關的物流行業也投得很好,中通快遞、德邦物流、安能、鄭明物流等。2011年開始投了一批互聯網金融。

      新京報:有錢果然任性,可以大膽買買買。

      沈南鵬:當然有很大挑戰和風險,因為你必須有一定的能力選對。這對基金也是巨大的挑戰和考驗。

      新京報:你們的失敗率實際是多少?

      沈南鵬:目前紅杉投資了200多個公司,如果以顆粒無收為標準,目前這樣純粹失敗的公司真不多,可能也就十幾家而已。風投肯定會有一定的失敗率,這是不可避免的。過低的投資失敗率反而說明一家VC風險承受、鼓勵創新的意愿不足。

      不能僅為賺錢而創業

      新京報:作為投資人,你最希望聽到創業者跟你探討什么,比如商業模式,夢想?

      沈南鵬:商業模式的認知非常重要,因為競爭激烈,沒有好的準備,沒有產業前瞻性,很難在競爭中生存下來。但夢想更重要,不能僅僅為了賺錢創業,夢想是很多成功創業家背后的根本動因。一個純真的愿望,往往推動了很多偉大公司誕生。這些對了以后,其他都是經濟大潮帶來的紅利。

      新京報:這似乎是一個標準答案。但為什么你在投資實戰中就能做得比別人好。

      沈南鵬:說起來好像很簡單,但具體跟每個創業者交流時,你會發現每個公司都不一樣。每一個創業者有不同的氣質,不同的背景,怎么能夠了解他,跟他交流好,我覺得這可能是作為投資人最重要的一個課題。

      新京報:具體怎么判斷?

      沈南鵬:沒法用一句話來描述。很多是經驗積累的結果。當他站在那講述他的商業計劃。你可以了解他對細節的關注,對產品的熱情,對行業的理解,怎么看競爭對手,創業目的是什么,有沒有在創業中碰到曲折,是不是會非常堅持等等。

      新京報:很多人認為現在創業熱潮有很大泡沫。你怎么看?

      沈南鵬:十五年以前,中國第一批互聯網的創業潮里面也有這樣的問題,但只要大方向正確,即使有一些泡沫的現象,有一些不靠譜的創業者或投資人,最后會優勝劣汰。所以我認為泡沫在一定時間內不是問題,關鍵是不是有很多優秀的創業者冒出來。

      很少簽對賭協議

      新京報:有的投資人和創業者,最后變得像敵人一樣。你們買賽道,投了很多互相競爭的企業,關系處理應該更微妙。

      沈南鵬:我們不會在同一時間投資有直接競爭關系的兩家公司,但互聯網行業邊界不是那么清晰,以前兩個不同“產業”的公司都可能逐漸走到同一跑道上。只要把我們的增值投資角色扮演好,就能得到雙方的尊重。

      新京報:你和創業者簽過對賭協議嗎?

      沈南鵬:很少簽這種對賭協議,我們希望和創業者永遠在一條戰線上,跟他走五年、十年。如果有這樣的協議,表明至少在一段時間里,雙方目標不太一致。這未必是最好的。

      新京報:什么情況下會簽?

      沈南鵬:我們認為利潤不是非常重要的指標。還是要看用戶增長,產品優劣。過去三四年里,我們在互聯網投資中,沒有簽過對賭協議。

      新京報:你們一般什么時候會退出?

      沈南鵬:我們的投資周期很長,唯品會仍沒有完全退出,大眾點評已經跟了10年,美團也已經7年,京東5年多,奇虎快10年了。我們會跟一家企業走很長很長的時間,如果公司仍在高速成長,為什么不跟他們走下去?

      新京報:你非常看好互聯網金融和O2O,為什么?

      沈南鵬:這兩個行業最近一年很熱,但我們五年前就開始投資。通俗說,他們是“互聯網+”的代表。O2O是用互聯網改造線下服務,互聯網金融就是改造金融服務業,兩個巨大的市場,也有很多被改造的理由。前者因為服務分散,效率不高。后者服務能力需要提升。

      新京報:互聯網金融創業成功機會有多大?

      沈南鵬:機會很大,可能(和商業銀行做互聯網金融)是一個同等量的機會,能拿下金融市場的相當份額。O2O也一定能產生大公司。

      投資可能不是大公司能做好的

      新京報:紅杉中國今年10周年了,你給它打多少分?如果一百分是滿分。

      沈南鵬:七十多分吧。還有太多東西可以提高。每年我們都會總結錯誤,但每一年過去時,會發現又犯了錯誤,在不斷糾錯中成長。

      新京報:哪些錯誤還在重復?

      沈南鵬:比如在項目判斷上。2008年不投京東就是個失誤。當時2008年金融危機,京東的運營數字沒那么好看,線下的競爭對手蘇寧、國美很強大,商業模式實現好像遙遙無期,這個企業到底怎么做出來,我們有很多問號。當時我們把它pass掉。2010年花了很多的成本再成為其股東。

      新京報:最近你說紅杉中國仍是一家正在“延伸”的公司。紅杉中國未來的公司版圖會是什么樣子?

      沈南鵬:從天使到風險投資的早期投資和PE的投資,再加上二級市場的合作,紅杉中國的投資全產業鏈模式正在形成。但紅杉團隊會專注在最核心的產品上:即VC和PE。

      新京報:那紅杉中國算得上是一個大公司嗎?

      沈南鵬:是“小”公司,而且應該保持小公司的組織形式和心態。投資可能不是大公司能做好的,我們六七十人的投資團隊其實已經挺大了,管理有很大的挑戰。我認為還是可以保持小公司扁平和高效的文化,這樣才能在變化的市場里更快成長。

      不會給被投公司提議是否回歸A股

      新京報:這個月紅杉中國有5個項目正在私有化回歸。很多人認為這跟沈南鵬的資本運作有很大關系。

      沈南鵬:這又夸張了基金的作用。企業私有化過程中,包括未來在哪里上市,都是創業者的意愿和公司戰略做出的選擇。紅杉只是愿意跟創業者一起走很遠的路,尤其是那些優秀的創業者。如果我們看到創業者成長的潛力,就會跟著他走下去。

      新京報:這些私有化是創業者還是你們先提出來的?

      沈南鵬:當然是創業者(先提出的),這是公司戰略的選擇,創業者主導公司,我們只是看地圖的。他做出合理的選擇,我們會與他保持步調一致。

      新京報:很多人揣測,可能是因為現在中國股市好,紅杉套利的空間大。

      沈南鵬:短期套利,不是創業者和好投資人應該有的選擇,更不是紅杉的投資理念。紅杉作為價值投資者,無論他們上市地在哪,對我們的投資選擇都是一樣的。我不知道具體每一個企業家做選擇的背后原因是什么,但我知道很多創業者是想在中國資本市場上,得到更好的平臺進行行業整合。畢竟A股投資人能更了解他的產品。

      新京報:你會給紅杉的被投公司主動提議,分析是否適合回歸嗎?

      沈南鵬:不會。十年間,我們有近40家的投資企業陸續在國內外資本市場上市,數量相對比較多。我們在美國上市的被投企業還有不少。很多企業選擇不回歸,我認為也非常正確。因為有些企業不需要這樣做,因人而異。

      紅杉是我最后一次創業

      新京報:你的日程每天安排非常滿,怎么來保證這么旺盛的精力?

      沈南鵬:適當鍛煉,睡眠還不錯。但現在鍛煉確實比以前少了,最近幾年的創業大潮讓創業者很忙,投資人也很忙。但我想還是應該有自己良好的生活節奏。

      新京報:你的日程密集到什么程度?

      沈南鵬:基本都滿了,很少有自己的時間,不能靜下來多想一些事,或者思考長遠戰略。這不是最理想的狀態。

      新京報:對現在的生活狀態,你滿意嗎?

      沈南鵬:略有不滿意,節奏稍微有點快。很多創業者和投資人都是這樣。比我十五年前創業還要忙,因為競爭,也因為機會更多。

      新京報:從銀行家到創業者再到投資人,你已經完成了兩次轉型,未來還會轉型嗎?

      沈南鵬:創業是一個不太容易的選項,紅杉絕對是我最后一次創業,如果它算創業的話。

      新京報:你現在的夢想是什么?

      沈南鵬:我不知道投資還能不能做二十年、甚至三十年,但至少希望未來的十年能比過去十年做得更好。


    相關推薦

    400-8842-880

    品牌網站設計塑造高顏值公司!

    • 售前:0771-2860265 / 5783282
      13481069551(盧經理)

    • 售后:0771-5783282

    • 工作時間:09:00 - 18:30

    ©2019.ALL RIGHTS RESERVED.南寧博信網絡技術有限公司  桂ICP備10201394號  桂公網安備45010302001330號 html網站地圖 xml網站地圖
    快乐扑克三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