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扑克三开奖查询|山东体彩快乐扑克开奖走势图

Hi,Are you ready?

準備好開始了嗎?
那就與我們取得聯系吧

有一個互聯網項目想和我們談談嗎?您可以填寫右邊的表格,讓我們了解您的項目需求,這是一個良好的開始,我們將會盡快與你取得聯系。讓慧眼獨具的您!享受我們專業的互聯網產品和服務!

BOXSIN NETWORK 博信網絡設計整合

業務熱線:0771-2860265 / 5783282(固話)
400-8842-880(全國熱線)

不打烊專線:13481069551 (盧經理)

E-mail:[email protected]

合作意向表

您需要的服務

現有網站改版
我需要做微信營銷
建設全新的企業網站
要找長期合作公司,需要年度服務
我需要做購物商城
我需要做系統平臺
我需要做小程序

您最關注的地方

對功能要求比較高
對設計創意要求比較高
需要可以購物支付
搜索引擎排名

預算

2萬內 2-5萬 5-10萬 10萬以上 大型項目需要招標
  • 看不清楚,換個圖片

業務QQ 0771/2860265 提交需求 博信網絡微信公眾號

博信網絡微信公眾號

加微信報價格

加微信報價格

輸入您的電話,了解詳情

  • 留言
  • 我們只做三件事:設計,建站,開發

    2015
    05.13

    點擊

    創造未來: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創始人的故事

    來源: 網易科技   責任編輯:boxsin   字體大小:    

    創造未來: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創始人的故事

    網易科技訊5月13日消息,10月,一個秋高氣爽的清晨,蘇哈爾·多什(Suhail Doshi)正駕車駛向硅谷,他隨身攜帶了一臺筆記本,內有12頁演示文檔,其上承載的想法最少價值5000萬美金。他現年26歲,是一家名為Mixpanel的初創公司的CEO,數據分析是該公司的主要發展方向。公司從舊金山搬到了加州門羅帕克的沙丘路,在那里,世界上最富聲譽的風投公司齊聚一堂,安德森·霍洛維茨(Andreessen Horowitz)是最新的加入者,其名如雷貫耳。在辦公室里,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站在巨大的由山毛櫸木打造的會議桌前,正在與公司的交易團隊以及7名一般合伙人交談。他手握巨資,在被投資公司的董事會擁有席位,在公司經營出現問題時會隨時將其管理者掃地出門。

    安德森是風投基金公司安德森·霍洛維茨的聯合創始人,他一邊用目光凝視著多什,一邊用消毒紙巾擦拭雙手。安德森現年43歲,1米96的身高,顱骨巨大,禿頂。20年前,他是網景公司的核心,該公司的瀏覽器引發了互聯網爆炸性的發展。從許多方面來看,他都代表了硅谷風投資本家精英的形象:身材健碩、正值壯年、擁有輝煌歷史的白人。他擁有堅定的信仰,多年來一直履行著科技行業布道者的職責。他相信,科技改變生活。比特幣會讓現鈔消亡,Soylent(一種能量飲料)讓人們無需烹飪和進食,而Oculus VR則可以使人們短暫地逃離千瘡百孔的現實。他相信,硅谷是主宰人類的控制中心的化身,正引領人類邁向美好的未來。當你和他爭辯時,將會面對排山倒海般撲面而來的數據與論據。他是一個非常有說服力的人。

    多什的體態偏瘦,一身栗色T恤和牛仔褲的裝扮,在會議室開始了他的推銷,“世上大多數決策依靠人們的猜測或直覺。他們要么很幸運,要么會犯錯。”他的公司Mixpanel主要面向那些在移動領域開展業務的客戶,幫助后者分析消費者的數據。多什嘗試描述廣闊的市場前景——“我們想要在全球的每一個市場中推廣數字科學分析”——在沙丘路之外,恐怕罕有人會喜歡聽到如此的高談闊論。多什認為,硅谷喜歡聽故事,你需要用美好的故事打動他們。

    如果你有一個不錯的想法,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將會是最值得造訪之處。公司于6年前創立,現在已經躋身于頂級風投行列。無論是效率、規模或是資金實力,他們都擁有壓倒性優勢。每年,3000家初創公司通過引薦,獲得在基金公司展示自己想法的機會。公司會投資其中的15家。其中的10家會消亡,還有3至4家會蓬勃發展,剩下的1家可能會成長為超過10億美元估值的公司。依據當地的說法,這是一匹“獨角獸”。運氣不錯的話,這匹獨角獸會成長為下一個谷歌或者Facebook,為風投帶來1000倍以上的巨額回報。目前,全美共有803家風投公司。去年,他們為了追逐夢想,共花費了480億美元。

    多什曾經與基金打過交道。2012年,他面向基金公司的合伙人展示過自己的數據庫軟件。雖然他對自己的演說感到不滿意,但仍然從基金處獲得1000萬美元,作為交換條件,多什出讓了自己公司25%的股份。

    現在,他帶著新的故事——更加宏偉的情節——回來了。在他的劇本中,成長率為100%,員工人數每6至9個月翻一倍。而且,上次的融資尚未花掉分文。安德森啜飲了一口冰茶,在室內游走。多什將他的競爭對手——Localytics、Amplitude、Google Analytics——以四象限形式演示。接下來,他對自己如何將象限逐個擊破做了解釋。“我想要打造一只‘機器學習’團隊,我需要最新的服務器,”他表示。“有什么問題嗎?”

    安德森屬于那種經驗老道的風投,他會用自己的假設來考驗創業者。他緊靠椅背問道:“也就是說,你正在做的事情需要依靠網絡效應。更多的數據會為你帶來更多的消費者,反過來讓你打造更多的服務,進而帶來更多數據、更多消費者,周而復始。”多什認同安德森的看法。安德森事后表示,多什的思維頗具系統性,他知道如何讓公司配合整個系統運作。安德森認為,現階段的Mixpanel就好比開挖到半途的金礦。

    當一家初創公司只有想法和少數員工時,需要尋求種子資金的投入。但產品輪廓初現時,就是時候進行A輪融資了。一旦產品推出,B輪融資的時機便成熟了。后續的更多融資就要看公司具體的發展情況了。大多數風投公司有跟風的習慣。一旦用戶喜歡Snapchat,他們便投給Yik Yak、Streetchat或ooVoo。而當兩位斯坦福計算機科學博士生退學創辦了谷歌后,其他來自斯坦福計算機科學系的退學者也會獲得更多的資金,因為風投認為他們比較有天分。

    但是,真正抽中1000倍回報大獎的風投資本家深知,創新不會遵循舊路,未來始終變幻莫測。現在,出現在我們生活中的是互聯網和移動電話,而非飛在空中的汽車。最大的創新來自于那些打破固有思維的產物。過去40年間出現的創新事物——PC、路由器、互聯網、iPhone——沒人可以事先預測。優秀的風投善于傾聽那些天馬行空的故事。當千里馬遇上伯樂的時候,引領未來的變革便開始萌生。

    在推介會后,安德森相對謹慎,他在交易的評估中收起自己的激情,盡量激發合伙人對未來的想象。例如,對于拼車服務Lyft,不要將想象局限在諸如“出租車市場規模有多大”這類問題上,而是要思考“當人們不再擁有汽車”之后會如何?

    1996年,當霍洛維茨還是一位網景的產品經理時,他寫了一份備忘給安德森,指責后者過早將公司的新戰略透露給記者。兩人為此曾經發生爭吵,而后決裂。據一位安德森的密友透露,安德森如果感到被冒犯,就會直接將此人從自己的生活中剔除,如同對待癌細胞一樣。但是,霍洛維茨卻是一個例外。他們兩人的爭執如同寵物狗打架一樣,隨后便會握手言和。兩年后,網景陷入困境,40%的員工選擇離開,霍洛維茨稱自己無論如何也會堅守到底。這時,從未信任過任何人的安德森經過思考后,出人意料地表示會支持霍洛維茨。安德森認為,霍洛維茨是一個受人們信賴的CEO,而自己作為一個對未來擁有遠見的董事會主席,不能在緊要關頭放棄。

    雖然安德森同時身兼Facebook、惠普以及eBay的董事職位,他卻從未在基金投資的公司中尋求任何董事席位。安德森執著地將目光投向遠方的地平線,他就是一位走在明天的男人。他經常思考關于“下一個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將會產生何種變革”這種問題。他將自己的觀點通過一切可以利用的渠道進行散播,包括每天發送成百上千條推文。他堅信,觀點重復太多次就會成為現實。

    Mixpanel就具備硅谷“獨角獸”的潛質。據參與該交易評估的人士表示,多什認為公司估值可達10億,但最終愿意以8000萬美元出讓10%的股份,也就是8億的估值。安德森對該交易表示認可。雖然多什略感失望,但他表示自己有信心堅守。他認為自己的公司“在6至12個月內就會變成下一匹‘獨角獸’”。

    風投公司通常不會一直跟投下去,他們擔心這種做法會讓自己看不清被投資公司真正的價值。安德森這樣形容:“有時,一坨屎也可能聞起來像冰淇淋。”

    多什此前曾經在眾多其他風投那里推介過自己,但沒有一家給出的估值有安德森的基金這么高。但安德森同時堅信,如果一家名聲在外的風投連續兩輪對同一家公司投資,是在向外界發出強烈的買入信號,該公司在后續融資中的估值一定會水漲船高。

    其他任何行業都沒有這種慣例。

    硅谷位于舊金山南面一小時車程的地方,面積為1500平方英里,上世紀70年代以前,微處理器尚未誕生,該處被稱為圣克拉拉山谷。現在,初創公司讓各行各業的人趨之若鶩。有時,連律師或房東都會放棄自己的收費以交換期權,希望未來能夠獲得更大的回報。員工的忠誠不是產生自一個具體的公司,甚至不是來自一個具體的想法,是硅谷本身促使他們抱持堅定的信念。Uber的誕生就來自該地區成千上萬人的努力。iPhone、安卓、GPS、電池科技、在線支付……統統都是在這種信念下誕生的產物。

    風投的存在讓硅谷的興旺得以延續。在風投的幫助下,微軟和蘋果得以起步和發展。星巴克、家得寶、全食超市、捷藍航空皆是如此。

    沙丘路每平方英尺租金高達110美元,是全美最為昂貴的辦公區域。

    1968年,當一位名叫亞瑟·洛克(Arthur Rock)的投資者將資金投向英特爾之后,風投在當地便正式成為一種職業。英特爾的聯合創始人高登·摩爾(Gordon Moore)引述了一句名言來形容風投:“貪婪的資本”,因為你隨時有可能被風投掃地出門。這些處于半退休狀態的億萬富翁經常在你的推介會上遲到,他們拿走公司的半數股權,隨時用一位新的CEO取代你的位置。但風投也同樣能夠成就你的事業,讓你登上神壇,如果你能夠向他們證明自己的價值。

    風投公司也需要充實自己的彈藥——數以億計的資金——通過來自大學捐贈基金或者退休年金,讓他們以有限合伙人的形式與自己合作。風投周期通常長達3至4年,然后在基金剩余的存續期內持續取得回報。通常,這些基金公司會收取每年2%的管理費以及20%的最終利潤作為回報。身為業內頂級公司的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要求的比例高達30%。這些有限合伙人期待自己的資金至少能夠產生不遜于股市的回報,再加上額外的5%用來彌補流動性缺乏所帶來的不便。

    目前,風投在全美GDP中所占比例尚不足0.3%,但資金產生的連帶效應極其巨大,是促成美國夢的主要來源之一。

    公司文化、公民責任……這些構成社會的基石——都不是風投關心的地方。風投是資本主義極致的體現,經濟學家約瑟夫·熊彼得(Joseph Schumpeter)將此現象稱之為“創造性毀滅”。這些風投相信他們能夠對社會的發展產生極大的影響。例如,彼得·泰爾(Peter Thiel)就正在籌建漂浮于大洋中間的城市。而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合伙人之一的巴拉吉·斯里尼瓦桑(Balaji Srinivasan)就表示,美國正變得如微軟一般僵化,技術創新的趨勢有可能在世界其他地方植根。

    當然,硅谷的游戲并非過于殘忍或者與眾不同。每個人都有可能成功,如果你足夠幸運的話,甚至不需要很多啟動資金。例如,只要剛好作為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室友就好。你只要充滿遠見即可。

    馬克·安德森從未在他人面前提起過自己的家庭,他與父母的關系似乎不好。長大后的他似乎也沒有領會社交技巧,更傾向于借助備忘或電郵溝通,打字速度也極快。他也沒有參加網景的20周年慶典,因為那里有兩件他不喜歡的事情:聚會以及回憶。

    但同時他是一個精力充沛、行事果斷的人,讓他成為一位非常有價值的顧問。2006年,雅虎出價10億美元,想要收購Facebook,后者最大的投資者敦促扎克伯格接受交易。安德森表示,每一個與Facebook有關的人都希望達成交易。扎克伯格承受著巨大的壓力,而安德森不停的鼓勵他堅持下去,公司未來一定遠遠不止這個價格。后來,扎克伯格表示,安德森堅信Facebook能夠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影響這個世界,所需的只是一點時間。Facebook現在的市值是2180億美元。

    2009年,當風投活動由于經濟衰退而陷入停滯狀態時,安德森與霍洛維茨成立了現在的公司。公司的策略受到他們的朋友——安迪·拉齊里夫(Andy Rachleff)——一位前風險投資家的影響。拉齊里夫告訴他們,一年只投資15家科技公司,力爭只做最好的交易。安德森表示,如果他們只是二流公司,將沒有機會接觸這么多優秀的公司。一位曾幫助眾多軟件公司上市的銀行家也表示認同,他談到,自己將90%的精力花費在業內最頂尖的8家風投公司身上,而剩下的10%則花在接下來的12家身上,其余的一概無視。

    實際上,排名后四分之三的風投公司在過去5年里的表現從未好于納斯達克指數。自從1997年開始,總的來說,風投公司獲得的回報要少于投入。這是一個見不得光的事實,絕大部分風投公司都是靠收取管理費來生存,他們每三年就想辦法勸說新的資金加入。由于簽署了保密協議,客戶無法透露回報率,使得這些公司可以在外面恣意吹噓。此外,這些公司不惜高價參與那些炙手可熱的公司的后期融資,以期將這些未來市場的明星列入自己可供炫耀的資產清單中。

    在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起步時,沒有任何可供展示的成績,于是他們聽取了一位朋友的建議,通過采取將創業者視作客戶的手段,將公司與其他對手區分開來。此后,公司以平臺的形式向客戶展示,并幫助他們完成自己的夢想,而非只是交易的簡單執行者。

    隨后,他們在英特爾、蘋果、甲骨文、谷歌和Facebook這樣的頂級公司中招募一般合伙人。在企業形象方面,他們找來藝術家的畫作懸掛在辦公場所。對合伙人的作風也進行了約束,例如,推介會遲到將會招致罰款。另外,在細節方面也格外注意。例如,飲水杯采用玻璃而非塑料材質。

    安德森與霍洛維茨相信,要接觸源源不斷的優秀交易,他們需要經過數年的積累。因此,他們避開了激烈的A輪融資(可以獲得最大比例持股,因此競爭最為激烈),轉而將種子資金分散投資到80家初創企業身上。他們沒有循慣例要求董事席位(不然他們每人要兼任40家的董事),而是直接幫助全部80家公司發展,然后,在A輪融資中領投其中最好的12家。

    這種策略同樣有缺陷。創業者希望風投進入董事會,這樣可以使風投真正了解一家公司。而且,不進行后續投資會嚴重損害相互間的感情。此外,投資為數眾多的公司會極大地耗費基金的機會成本。在第一年,公司將25萬美元投入到一家名為Burbn的公司,該公司很快就面臨拐點,成為大名鼎鼎的Instagram,但基金沒有增持,因為他們同時也投資了一家稱之為PicPlz的曇花一現的照片應用。結果,Instagram的爆炸性成長僅僅為他們帶來7800萬美元的利潤。

    對此,安德森與霍洛維茨迅速響應,做出了相應調整。2009年7月,在籌得3億美元資金之后,公司參與了眾多種子資金投資,但他們同時花費5000萬美元,購買了Skype 3%的股份。2年后,微軟的收購為這筆投資帶來4倍的回報。安德森同時相信,所有人都低估了互聯網市場的規模。因此,2010年,在發起了規模更大的另一只基金后,他們在Facebook以及Twitter身上投資了1.3億美元。面對競爭對手的諸多狙擊,公司仍然贏得了GitHub 金額為1億美元的A輪融資,該交易被稱之為5年來競爭最激烈的投資。GitHub的聯合創始人克里斯·萬斯特拉斯(Chris Wanstrath)表示,該基金的服務是他們最為看重的。

    6年后,安德森的第一只基金累計返還了本金的200%,其仍然持有包括Slack和Okta這樣的明星公司。基金的內部年化回報率為50%。而公司旗下第二只基金的投資標的則包括了Pinterest以及Airbnb,第三只包括了Zenefits、GitHub以及Mixpanel。所有基金都處在盈利狀態。這一成績已經斐然,而安德森仍保持警惕。他表示,除非10年之后,也許15年之后,才能真正看到基金成功與否。在那之前,基金就如薛定諤的貓,既是死的也是活的,他表示可以和任何人好好爭論一番這么說的原因。

    安德森的婚姻生活非常美滿。他的妻子表示,安德森簡直是她的夢中情人,集天才、碼工以及禿頂與一身。他們婚后經常在床上閱讀,并且經常圍繞各種問題展開討論,包括智能手機的組件、二進制代碼的工作方式、無人機的管制政策以及普京是否利用烏克蘭來轉移民眾對國內金融危機的關注等等,她表示,自己每天都在和一個活生生的維基百科睡在一起。

    妻子的談話讓安德森的思緒回到了過去。1983年,那時他12歲,雖然對金融一無所知,但對科技產品卻了如指掌。他利用學校圖書館的Radio Shack TRS-80制造了一臺計算器用來完成數學作業。1992年,仍在伊利諾伊大學上學的他獲得了一份時薪6.85美元的為Unix撰寫代碼的工作,他在工作期間與另一位程序員一起撰寫了Mosaic——Web上首個擁有圖形界面的瀏覽器。畢業后,他前往硅谷,遇到了吉姆·克拉克(Jim Clark)。他們共同創辦了網景公司,將互聯網從技術狂熱分子和科學家手中帶到普通大眾面前。參與網景A輪投資的約翰·杜爾(John Doerr)表示,他們的瀏覽器簡直是天才的產物,你不需要了解任何命令,只需點擊即可。

    網景Navigator瀏覽器于1994年推出,很快就占據超9成的市場份額。安德森預計,Web很快就會將微軟Windows這樣的操作系統邊緣化。網景公司于1995年上市,股價如火箭般躥升,從28美元每股一路漲至75美元。安德森也由此登上《時代》雜志封面。

    可是,好景不長,,微軟通過在操作系統中捆綁瀏覽器的策略對網景造成重大沖擊。用戶有了唾手可得的瀏覽器以后,便不愿再掏錢購買網景的產品。網景不得不從消費類市場轉戰企業級市場,開始銷售服務器產品。1999年,公司非常幸運,被美國在線以10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

    在2011年《華爾街日報》的一篇專欄文章《為何軟件正在蠶食世界》中,安德森對硅谷未來的趨勢非常樂觀。他表示,科技行業將會極大地促進經濟的增長,書籍、電影、金融服務、農業、國防……科技正全面改變著各行各業。他在一篇推文中表示,如果有一天,我們所需的一切都能夠免費獲取,機器人幫我們處理了一切瑣事。60億,甚至是100億人都能夠在藝術、科學、文化等領域學習和追逐自己的夢想,那將會是一個怎樣的世界!他的看法印證了“科技改變生活”這句話。

    安德森仿佛心靈感應般的方法——從當前的趨勢中感知未來——看起來似乎可行,但結果也不盡然樂觀。在1999至2000年的互聯網泡沫中,共有18家公司的估值超過10億美元,其后,這些公司中的11家破產或者被清算,包括了@Home、eToys以及Webvan。現在,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購買了Zulily,這是一家在線行銷公司,估值為10億美元。該公司市值一度躥升至50億,隨后快速滑落至13億。Fab是另一家由基金投資的折扣購物網站,估值同樣曾經超過10億,最近以3000萬美元的價格被出售。此外,基金還徹底減記了游戲公司Slack的全部賬面價值,現在該公司變身為辦公室即時消息應用服務,估值為28億。

    科技行業的未來令人捉摸不定。安德森認為,投資的關鍵在于激進,同時依靠自己的直覺,而且最主要的阻礙來自一般的社會認知。例如,谷歌的模式沒問題,Twitter也沒問題,可是Airbnb呢?人們如何能夠放心地呆在其他陌生人家中而無需擔心正與連環殺手處于同一屋檐下?

    2009年,基金通過了Airbnb的A輪融資,其后領投了B輪。很快,Airbnb便登上新聞頭條——酗酒的租戶毀壞了一處位于舊金山的房屋。Airbnb的CEO布萊恩·切斯科(Brian Chesky)表示,雖然沒有連環殺手,但該事件仍然是公關部門的噩夢。事件當晚,安德森來到辦公室,他在讀完切斯科準備向公眾發表的信件后,做出了一點修改,永遠地改變了整個公司的命運。在信中,公司原本承諾提供的物業損壞賠償限額為5000美元,安德森在后面添了一個0,大幅提高至50000美元。看起來不可思議,但安德森鼓勵切斯科大膽行事。

    在風投領域,大膽意味著一切。當谷歌眼鏡出現時,基金便加入聯合尋找投資機會的行動中。雖然谷歌于今年一月撤回了該產品,但安德森強調說,預測失敗并不意味著什么。在2004至2013年間,僅僅有不到0.4%的項目產生了超過50倍的回報。在風投領域,真正的損失不是由那些失敗的項目所導致,你最多會在其上損失全部投資,真正的損失在那些被你錯過的項目。這就是為什么安德森的基金會在2011年通過購買Uber 12%股權的決定,而且他們是在交易截止前數小時內決定的。

    1999年,安德森與霍洛維茨發起過一家名為Loudcloud的公司,這是一家率先涉足云計算領域的公司,在最初9個月時間里,公司便獲得了價值3700萬美元的合同。但隨后互聯網泡沫的破滅帶給Loudcloud沉重打擊。2002年,公司變身為一家軟件公司,名稱也變更為Opsware。2007年,在經過數年苦心經營之后,安德森與霍洛維茨以16億美元的價格賣掉了公司。安德森隨后總結道,他們進入該領域的時機早了5至6年。

    安德森表示,他從上述事件中學到了很多,技術能夠逐漸發展,精神層面卻無法始終處于平衡水平。好比飛機,要么爬升,要么下降。認識到自己是一個糟糕的管理者之后,他需要為自己的情緒和財務狀況找一個緩沖。安德森覺得,自己的下一個目標就是資產投資。

    2003年,他與霍洛維茨便開始了天使投資,總共將1000萬美元投入到了15家公司,包括了Facebook、Twitter以及LinkedIn。然后,安德森便開始推動成立了一家風險投資公司。他覺得從事此類投資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在他的印象中,曾經投資網景的凱鵬華盈就是如此。

    安德森不僅僅想讓基金取得成功,他也希望能夠為投資者帶來回報。在一度讓兩人痛苦掙扎的那次創業史中,Benchmark Capital的名字被頻頻提到,正是這家公司投資了Loudcloud,其還于近期領投了Uber和Snapchat的A輪融資。這是一家只有5名合伙人的風投公司,沒有任何后勤人員或專家在后方支援。霍洛維茨表示,他們會一直與Benchmark Capital的做法背道而馳。霍洛維茨一直對一件事情耿耿于懷,有一次,Benchmark Capital的一位合伙人當著安德森的面問霍洛維茨,你準備什么時候找一個真正的CEO?而另一位知名風投比爾·科爾利(Bill Gurley)則勸說霍洛維茨將安德森踢出局。但霍洛維茨表示這是不可能的。這一故事也凸顯了這兩位合作伙伴之間的親密無間。

    近日,科爾利表示,安德森這樣的基金正在向整個系統注入大筆資金,而他與其他風投越來越對下一個泡沫表示擔心。局外人紛紛想加入進來,初創公司的估值也水漲船高。去年,38家美國初創公司的估值超過10億,較2013年多出了23家。許多風險投資家都告訴自己的公司,趁現在募集盡可能多的資金,以應對可能發生的崩盤。

    Benchmark Capital募集的資金超過4個億,他們的目標是針對早期階段的融資需求。在2012以及2014年,安德森·霍洛維茨的第三及第四只基金分別募集了15億美元的資金規模,回報率可望達到5倍。安德森表示,初創公司現在更有耐心等待,且在上市前可以募集到更多資金,而自己不希望旗下基金錯過這些機會。他同時表示,更大規模的基金可以向那些初創企業提供更多必要的服務。但業內其他人士則表示,在風投這一行,規模大不見得是一件好事情。因為初創公司的數量有限,更多的資金投入并不能催生出更多10億估值的公司,為創業者提供更多服務也不能幫助他們產生回報。這就好比第五大道為每位來訪者提供一部免費的iPhone。此舉能夠讓人們趨之若鶩嗎?當然。那他們可以帶來更多的收入嗎?不,效果顯然不會持續。

    但當安德森被問及旗下基金規模問題時,他表示,只要基本的前提條件不變,那就是:如果每年有15家企業能夠分別產生1億美元的收入,基金就不會面臨任何問題。更何況,這些公司現在產生的收入遠多于此。末了,他不忘挪揄一下科爾利:“如果說,在他們花完最初的4個億之后,世上便再無機會,那么那些追隨他們的人肯定都是蠢貨。”

    據安德森風投行業的一個競爭對手表示,因為安德森的基金持有太多成長性倉位,他們的平均持股應該在7.5%左右。這意味著,如果旗下4只基金全部取得5倍至10倍之間的回報成績,在他們資產組合中的公司的估值總額將達到2400億至4800億美元之間。換句話說,他們需要投資未來出現的每一個像Facebook或Uber這樣的公司。但安德森本人對此說法未知可否。

    此外,對于行業面臨潛在崩盤危險的說法,安德森盡量避免提及2000年發生的事情,他強調那只是一個孤立事件。他同時指出,這完全符合周期性規律,繁榮和衰退,反反復復。至2000年以來,我們生活的世界有了長足變化。當時的網民數量為5000萬,現在是30億。當時的智能手機數量為0,現在是20億。因此,情況發生了根本變化,無法簡單類比。

    彼得·泰爾亦指出,安德森可能不太適合進行早期階段的投資。對此,安德森表示承認,他說:“泰爾比我要聰明。”但是,泰爾同時強調,安德森的優勢非常明顯,他的知識非常廣博,思維也非常靈活,足以應對各領域逐漸形成的變化。而且,現在的情形是:雖然Twitter的技術含量要遠低于能夠飛行的汽車,但前者的估值更高。畢竟,我們生活在一個金融的時代,而非科技時代。

    去年夏天,一位名為亞歷克斯·佩恩(Alex Payne)的程序員向安德森發出了一封公開信。信中是他觀察到的現象:“大量的財富和資源被掌握在少數人手里,人們為此深感不安。因此,無論你和其他同業決定將資金投向何處——機器人、3D打印、生物科技等等——人們都會爭先恐后地分析這些決策將會帶來何種后果和影響。這些技術將會逐漸造成結構性失業以及資本的進一步集中”。

    佩恩選擇向安德森表達自己的想法,因為后者就是硅谷的代表——富有遠見,傾向于認為人類屬于可替代的物種。安德森對此想法嗤之以鼻,他表示,大多數人都喜歡iPhone、Facebook、谷歌搜索、Airbnb以及Lyft。只有知識分子才會杞人憂天。科技最終會解決任何由于經濟發展所導致的環境問題。科技難道沒有讓世界變得更加美好嗎?在過去的30年間,人們的收入普遍得到了增長,貧困人口數量顯著下降,醫療水平顯著提升,生育率也在穩步下降。在今后10年里,趨勢將會更加明顯。悲觀主義者總是比樂觀主義者更加憂心忡忡。末日論調總是層出不窮。然而,你去看看各國GDP,總的趨勢還是在增長。

    但是,在全球范圍內,失業率仍在上升。第一次工業革命毀掉的工作崗位多于其創造的。據2013年發表的一篇論文指出,全美范圍內,47%的工作崗位將會被自動化所取代。安德森認為,他旗下基金持有的全部資產都在創造工作崗位。例如,正在提供廉價在線教育服務的Udacity以及幫助老年人獲得更好的自宅照護服務的Honor,無一不是在提升我們未來的生活品質。當面對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的問題時,安德森轉移了話題。

    安德森也面臨諸多挑戰。其中之一便是:風投真的是一個需要高度技巧的行業嗎?假如軟件真的能夠“蠶食”我們這個世界,風投難道可以獨善其身嗎?AngelList就提供了一個平臺,讓投資者可以在線參與初創公司的投資。其聯合創始人拉瓦爾·拉夫凱特(Naval Ravikant)就表示,未來的公司需要的資本多過如今的種子投資資金規模,而且不太需要硅谷的行事風格。Atlas Venture是AngelList的最大投資人,來自該風投的杰夫·法格南(Jeff Fagnan)表示,軟件已經讓眾多行業的居間人出局——旅行代理、金融顧問等——風投也是代理,只不過代理的是資本。

    安德森有時也會對拉夫凱特的行為感到迷茫,他向霍洛維茨表達了自己的擔心。在過去的10年,已經有超過半數估值達到或超過10億美元的公司成立于硅谷之外。但安德森仍然堅信,在他旗下基金的幫助下,初創公司在邁向成功之路上能夠事半功倍,而對于這些公司來說,時間本身就是金錢。而且,事在人為,有些事情計算機永遠替代不了。計算機無法為公司帶來合適的工程師,也不會半夜跑到辦公室向充滿困惑的消費者寫一封安撫他們的信。說到底,風投行業牽涉到諸多人性因素,而這恰恰是機器所欠缺的。

    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取得一個又一個驚人的成績,安德森以及霍洛維茨能否站在過去的輝煌之上取得更大的成功?讓我們拭目以待!


    相關推薦

    400-8842-880

    品牌網站設計塑造高顏值公司!

    • 售前:0771-2860265 / 5783282
      13481069551(盧經理)

    • 售后:0771-5783282

    • 工作時間:09:00 - 18:30

    ©2019.ALL RIGHTS RESERVED.南寧博信網絡技術有限公司  桂ICP備10201394號  桂公網安備45010302001330號 html網站地圖 xml網站地圖
    快乐扑克三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