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扑克三开奖查询|山东体彩快乐扑克开奖走势图

Hi,Are you ready?

準備好開始了嗎?
那就與我們取得聯系吧

有一個互聯網項目想和我們談談嗎?您可以填寫右邊的表格,讓我們了解您的項目需求,這是一個良好的開始,我們將會盡快與你取得聯系。讓慧眼獨具的您!享受我們專業的互聯網產品和服務!

BOXSIN NETWORK 博信網絡設計整合

業務熱線:0771-2860265 / 5783282(固話)
400-8842-880(全國熱線)

不打烊專線:13481069551 (盧經理)

E-mail:[email protected]

合作意向表

您需要的服務

現有網站改版
我需要做微信營銷
建設全新的企業網站
要找長期合作公司,需要年度服務
我需要做購物商城
我需要做系統平臺
我需要做小程序

您最關注的地方

對功能要求比較高
對設計創意要求比較高
需要可以購物支付
搜索引擎排名

預算

2萬內 2-5萬 5-10萬 10萬以上 大型項目需要招標
  • 看不清楚,換個圖片

業務QQ 0771/2860265 提交需求 博信網絡微信公眾號

博信網絡微信公眾號

加微信報價格

加微信報價格

輸入您的電話,了解詳情

  • 留言
  • 我們只做三件事:設計,建站,開發

    2015
    03.24

    點擊

    疾病更新李開復:放棄社交媒體 重新找回樂觀

    來源: 《財經天下》周刊   責任編輯:boxsin   字體大小:    

    尤金·奧凱利堅信自己可以成為一個更好的CEO。

      他通過冥想和不斷地追問內心,感覺自己正越發的“隨心自在”,并且在抵達生命的“完美”。他正在經歷一次人生挫折。但他覺得自己從挫折中所獲甚多。他學會了更加注重當下,也不再想要刻意去劃分家和工作的界限。在高爾夫之外,他開始喜歡上了滑雪,這項運動同他會計師的性格并不相符。它是一項確定性沒有那么強的運動,滑雪者需要依據地形而動。“滑雪允許犯錯誤。滑雪更加寬容。在滑雪場上,你可以屢屢犯錯,但是你還能滑出佳績。”尤金·奧凱利說。

      他對現實的感知變得更加細膩。他也因此更加喜歡現實了。在打高爾夫球時,“我喜歡風拂松梢的感覺,就像海風掠過水面和海洋一般。我還能聞到松樹沁人心脾的清香。百鳥盤旋,鳴聲嚶嚶,紅藍相間的羽毛無比艷麗。”

      他反問自己:“如果在之前的生活中,我能夠讓這種隨心自在發揮得更加淋漓盡致一些,結果又會如何呢?在生活的每一天都能隨心自在,又會怎樣呢?我會因此而喪失在商界的成功嗎?”他的結論是:“當年如果能有現在的覺悟,那我就能成為一個更加出色的主管。”他相信自己會更加有創造力。

      看上去他已經成功得不能再成功了。當時他已是美國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畢馬威的首席執行官,管理著超過兩萬名員工。當美國總統希望邀請一些知名的CEO到白宮做客時,他必定會在那個名單里。每天排在他日程中等待和他會面的,都是商業大亨和知名公司的CEO。他們或者是他的朋友,或者是他的客戶。

      現在他發現了可以讓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CEO的方法,或者說哲學——唯一的問題在于,此時距離他的生命結束只有三個月的時間,或者更少。他的大腦被醫學無法治愈的腫瘤占據了。

      身患癌癥商業精英俱樂部的另一名成員安迪·格魯夫的經歷則是另外一種類型。他以一種充滿懷疑的精神瀏覽了他能找到的幾乎所有關于前列腺癌的論文。白天他照常工作,工作間隙就給這個領域的權威醫生們打電話。“晚上,我閱讀醫學論文,總結論文中的數據,或將不同文章中的數據進行比較……一開始,那些論文混亂得讓人吃不消。但我越往下讀越清楚,就跟我30年前學習半導體時一模一樣。這多少在我的這次挺嚇人的經歷中,增添了一種奇怪的樂趣。”安迪·格魯夫說。

      他比較了兩種治療方法的優劣:手術和放療。以科技企業家特有的方式,他以概率的方式來計算公認的首選治療方法——手術的效果,要知道他可是戈登·摩爾的搭檔。“如果我沒有囊外擴散的話,數字表明假設給我做手術的醫生很棒,我10年內的復發率只有15%。如果有囊外擴散,我在相同時間內的復發率達60%,而我又有60%的可能性屬于后者。這表明我10年內的復發率為40%,這個比率并不讓我滿意。”安迪·格魯夫說。

      他和15位醫生和7位患者認真交談過。那些醫生分別是不同療法的主張者和施行者,那些患者則在實踐中采用了不同療法——有時他會有些惱火地發現,患者和醫生的說法并不一致,甚至大相徑庭,比如在對手術治療法后遺癥的描述上,患者表示苦不堪言,而醫生則宣布大為成功。他抱怨說這種現象絕對不會出現在他所處的行業。

      在拜訪了主張放療法的醫生之后——他還需要在放療的幾種方法之中再做比較;他將兩種治療方法寫在紙上,他稱之為他病情的資產負債表,然后從中選擇了“聰明彈”放療法——這種治療方法采用將高劑量種子短期植入體內后取出的療法,它使人可以計算并控制放射性種子在體內的時間。

      然后,他頗有些自得地說:“一共加起來,我只請了3天假。隨后,大概過了兩個星期,我就一切正常了。然后,體外放療階段開始了。作為補充治療,共做28天,每天只不過幾分鐘的事兒,卻實在很麻煩……讓我最惱火的是,我的體重增加了。”

      安迪·格魯夫這段抗擊癌癥的經歷非常著名。他把自己患上前列腺癌的故事發表在了《財富》雜志上。在那本著名的《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中,他也專門用了一章來講述這個故事。他的傳記作家理查德·泰德羅開玩笑說,得知自己的老板因為前列腺癌也只請了三天假,英特爾的員工們都不好意思因為感冒請假了。史蒂夫·喬布斯在獲悉自己患上癌癥之后,就在第一時間打電話給了安迪·格魯夫。安迪·格魯夫陪了他兩個小時,并且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我們本期封面的主角李開復則介于這兩者之間。和安迪·格魯夫一樣,在接到醫生關于自己患上四期濾泡型淋巴癌(他體貼地對記者說,關于濾泡型淋巴癌的具體解釋,可以在百度百科上查到)的宣判之后,這位在中國大陸最知名的商業精英之一也選擇了自己的研究方式。他通過互聯網訪問醫學網站,來確認自己的病情的嚴重程度——他得到的結論是醫生關于一到四期的分類方法并不科學。他通過這種方式重新找回了樂觀。樂觀,這是成功的創業家和成功克服癌癥的患者都需要具備的最重要的品質。

      當然,他和安迪·格魯夫一樣戰勝了癌癥——科普作家和醫生悉達多·穆克吉稱之為“眾病之王”;而尤金·奧凱利和史蒂夫·喬布斯很不幸地都沒有成功。不同的是,安迪·格魯夫非常自得于自己只請了3天假,然后用了28天時間,“我挺過來了。不再有什么激素反應啦,放療啦,午睡啦”。在放療后3周,他按照日程表在日內瓦95’電信大會上做了他稱之為“我職業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次演講”。李開復則用了17個月才回到創新工場位于北京中關村鼎好大廈的辦公室。在此前的17個月時間內,他只能在臺北通過視頻來參加創新工場每周的會議。而且,即使是在回歸之后,他仍然對自己的工作進行了調整。他聲稱自己只會用一半的時間在工作上。他希望像安排好工作一樣安排好壓力和健康。

      和尤金·奧凱利一樣,李開復重新發現了“生活”這回事兒。他的感官在被重新打開。現實向他呈現出除了“成功”之外的其他美好。2月13日在北京的家中同包括《財經天下》周刊在內的媒體交流時,他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幾個月前我去朋友家里,一進門,覺得他們家的桂花好香,家里布置得好漂亮。我說你這個躺椅真棒,家里布置得這么好,讓人很想去躺一躺。他說我家一直是這樣啊。我說,你家不是剛裝修嗎?他說你來過我家好幾次了,你怎么會這樣說?你以前是不是都不太關心這些?每天腦子里在轉,創業啊,投資啊,30分鐘了還沒發微博啊,谷歌發生危機了,來了個什么人啊,是不是你現在終于可以聞到桂花香了,可以看一看風景了?”

      臉上長滿包包的汪華當時坐在李開復旁邊。在李開復缺席北京創新工場的17個月時間里,汪華是創新工場在投資方面最重要的領導者。他以聰明和不修邊幅著稱。李開復看著汪華對大家說,你看,這時候你就要注意了,這是免疫力低下的一個表現。不過,他馬上補充說:汪華可以放心,這不是帶狀皰疹,我現在能夠認出帶狀皰疹。在被確診患上癌癥之前,李開復也曾患上一次嚴重的帶狀皰疹。

      李開復在臺灣養病的17個月中,創新工場合伙人汪華主導了創新工場的投資。

      他甚至開始談論自己從前是不是過于“功利”。他開始重新思考通過自己的幾本書傳遞出去的價值觀:最大化影響力、做最好的自己和世界因你而不同。

      3周之后,3月5日,《財經天下》周刊在創新工場北京的辦公室內再次專訪了李開復。卡夫卡說,疾病是一種恩惠,它給我們提供了經受考驗的可能性。如我們之前所看到的,盡管確定地知道自己的時間所剩無幾,尤金·奧凱利仍然認為疾病是生命送給他的禮物,而且他將自己在病中的感悟寫了下來。安迪·格魯夫戰勝了疾病,同時他也將自己的患病經歷發表了出來,先是在《財富》雜志,接著是在自己那本暢銷書《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中。同樣,李開復也沒有避諱談論自己的疾病,以及疾病給他帶來的改變。

      當然,這場疾病在17個月前剛剛宣布時引發的轟動效應到今天也沒有完全停止。這不僅僅是因為李開復的身份,他是中國人最熟悉的商業世界的面孔之一,也是微博上影響力最大的公眾人物之一;不僅僅是因為這場疾病毫無預兆的突如其來和李開復在疾病面前表現出的謙卑;也不僅僅是因為這場病要讓創新工場離開李開復單獨運轉一段時間,而且在當時沒有人知道這段時間會延續多久——這同樣是一個精彩的故事,一家突然離開了其創始人、CEO、形象大使和精神領袖的機構必須單獨運轉,它如何保持團隊的士氣、正常運營甚至要在空前激烈的競爭中不落后于對手;還因為當時復雜肅殺的輿論環境,這種環境讓李開復的病也顯得不那么單純。

      而在他離開的這17個月中,他早已看到的科技創業和創富的瘋狂勁頭并未平緩。中關村一條被命名為創業大街的街道開始廣為人知,并且變成了創業精神的符號;阿里巴巴在紐交所的公開上市刷新了IPO融資額的歷史,并且讓這家公司成為僅次于谷歌的全球第二大互聯網公司;BAT三巨頭尤其是騰訊和阿里巴巴在以買下中國互聯網的勁頭進行大掃貨似的收購;包括陌陌在內的新的移動互聯網公司閃亮登場;小米成為了全世界估值最高的未上市科技公司;圍繞著移動端的爭奪越發激烈,微信和支付寶關于移動支付的戰爭,滴滴打車和快的打車的燒錢之戰(然后它們又在情人節那天宣布合并了),美團和大眾點評的競爭;新興的公司正在比賽著發布17個月前可能難以想象的融資額,然后也有人爭論說其中有些公司在融資額上作假……因此,我們對李開復的訪問當然也不可能不談及正在發生的這些事情,畢竟,他是中國互聯網世界最有發言權的觀察者之一了。

      好的,現在,開復,歡迎你以更平靜的心態回到這個更瘋狂的世界!

      專訪李開復

      Q:李翔

      A:李開復

      第一部分 談病情

      最危險的時刻、恐懼感、閱讀與治療

      Q:之前聽說,治療過程中您有過大出血的經歷,很危險。您在那一刻內心的想法是什么?

      A:流完了就沒了(笑)……

      其實挺搞笑的,因為那次我大出血的時候,不是內出血,是它的人工血管沒做好,血就射出來了。照那個射的速度,估計可能不是很長的時間就流光了。它不是我的病很嚴重,所以大出血,而是手術之后沒做好的問題。人工血管拔開以后,因為是一個非常大的人體血管,血就射出來了。

      那時候其實我太太跟我姐姐,還有我姐夫就在隔壁。我就說,流血了,趕快叫人,完蛋了。你知道發生了什么嗎?他們開始大笑。

      Q:以為是開玩笑。

      A:因為我平常跟他們亂說話說多了。我說真的,快點快點。第二次又笑起來了。一直喊到第三次,我太太終于進來,(然后)出去趕快找醫生、護士。她去找的時候,其實我覺得也沒什么,就是在想該怎么辦,沒有真的覺得說就會死掉。

      Q:那算是最危險的時刻是吧?

      A:那就是一個……其實就覺得人的反應真的很慢。我順便教你們一下,萬一哪天有大出血的話,你要拼命把它按下去,這樣子。電視里都不對的,流血了遮住遮住,不是的。你要拼命把它按回去,要不然它會射回來。

      那就是一個我覺得事后想很搞笑的事情。以后不要再做放羊的孩子,老是騙人。

      Q:沒有恐懼感?

      A:還沒想到那里,一共兩分鐘。恐懼感應該是當醫生說我是四期的時候,那時候開始有。四期就是要死嘛,結果發現他們不科學。

      簡單地說就是他們把人的淋巴癌分成一期二期三期四期,百度一下就知道了。一二三四并不是真的很好的預測,你不嚴重、比較嚴重、很嚴重、快死了。它的一二三四分法很容易讓病人聽懂。但我覺得這其實是非常不嚴謹的做法,有誤導。因為一個癌癥病人,人家跟你說你是四期,肯定你嚇都被嚇死了。你有沒有看凌志軍的書《重生手記》?癌癥三分之一被嚇死的,三分之一被醫死的,三分之一才是真的死的。

      Q:你讀過他那本書?

      A:是,我一生病,就讀了。他送了我之后,(一直放在)書架上沒看。一讀,他寫得特別好。其實我的這種濾泡性淋巴癌,你要精確評估我存活的年度的話,要看下列一些東西。一個是IgG(人體的免疫球蛋白,對免疫力有重要作用),百度一下,谷歌一下都可以。第二是叫LDH(乳酸脫氫酶)。第三個是要看你的腫瘤有多大,不是多少,而是多大。超過6厘米,是一個很大的線。如果你有一個長了6厘米,那就挺不好了。第四是要看有沒有進入骨髓。還有一些其他的年齡什么等等的。

      我去自己查了這些東西以后,發現我的IgG是正常的,我的LDH是偏高的,我沒有6厘米的,也沒有進骨髓的。所以我就重新算了一下。如果真的用我們人類簡單的分類法,一期沒事,二期有點嚴重,三期很嚴重,四期是要死了,我其實大概是2.5了。

      所以當我說服自己是2.5期,然后我用數學公式算了一下,根據過去的1000個病患的例子,根據我得到的這幾個結果,我大概活5年的可能性是有50%多,活10年的可能性是30%多。這個聽起來就沒有那么恐怖了。其實就是用科學的過程來說服自己,順便也了解到醫學界的不嚴謹。但是對我來說,很幸運的是我看到50%、30%,這個數字聽起來好像概率挺高的。

      如果有人跟你說,你有30%的可能性能活10年以上,70%不能。當然你聽了會不愉快,可下一步問題就會變成:我如果要把30%變成60%該怎么辦,什么情況下30%會變成10%?答案很簡單,好好照顧自己。這就是上次我們談的飲食、運動、睡眠跟壓力。我如果都做到80分,也許我的30%就會變成70%。就是這樣。

      Q:我不知道您有沒有重新去看類似英特爾的安迪·格魯夫寫自己患上癌癥的書?

      A:沒有,坦誠地說從來沒看過。我看了很多書。包括有一本叫《追逐日光》的。尤金·奧凱利寫的。他是畢馬威的CEO。從得到確診到生命結束只有三個多月。然后要過好每一天,活在當下。也讀過一些宗教、神學、哲學、心靈、醫療,然后如何幫助脫離悲傷什么的。還有很多的養生書,太極拳,還有什么甩手功、氣功、中醫針灸,還有醫生讓你吃姜、打果汁,沒有都做,就是去看了,全部看一遍,判斷自己該做什么。我覺得有些好難的,有些嘗試了一下就放棄了,有些覺得就不要試了。

      我去網上查各種資料,哪些營養品是可能抗癌的,因為這些東西也不能很確定,我就英文中文都找,大家公認的那些我就去買了一堆。然后我家里有一個柜子,你拉開的話,兩個抽屜全部擺滿的都是藥。當時經常去美國采購,我女兒幫我帶一些回來,有一些直接航空運,有些我在臺灣或者其他地方自己買。什么維他命、靈芝、孢子粉、胡蘿卜素、魚油,還有臺灣一個很神秘的醫師送來的幫助提升抵抗力的……后來因為怕重復吃了,所以我就每一天放一個盒子,再后來那個盒子不夠放了,我就買了各種不同的盒子,桌子上每天打開來,這么大一把的藥……我太太說,你這樣子吃早飯都吃不下了,你要把藥當早飯吃了。她很擔心,就去問我的醫師。醫師說你今天吃幾顆?我說還好,二十多顆。“太多了”,醫師說,“你讓我過濾一下”。最后他就說維他命B是可以吃的,然后另外還有兩樣,其他的就不要吃了。

      第二部分 談疾病的改變

      工作安排、控制情緒、和對疾病的接受

      Q:您回來之后,我們也見過兩次,經過這么大的變故,您好像也沒有重新規劃自己的人生。

      A:其實有。我說工作50%的時間,不是說每天工作四小時。我上次見你的那個禮拜排得比較滿。但完了我就去歐洲瞎逛,去購物、去看景點、去吃美食了。你看我發的微博、微信就知道。這樣就有足夠的放松。平均達到50%,這是我的目標。

      這次我們談完,明天我就回臺灣了。回臺灣后我沒有安排任何的行程,下面一個禮拜幾乎都沒事。就是放下,去爬爬山、陪陪家人,還要做個體檢。除此之外沒有過多的計劃。

      另外的話就是工作的強度跟力度。我給自我的定位,就是說他們過去17個月做得那么好,我不會插手進去干涉他們的工作,我會繼續放權給他們。我想做的幾件事其實也很簡單。第一就是作為創新工場對外的一個窗口,無論是對媒體、社交媒體,或者是投資人,多花點時間,這個是很輕松可以做的。跟你們聊不會說繃得很緊。你不是大公司投資部要來跟我談條款的,這是完全不一樣的。

      第二,我覺得我可以用我的過去的一些人際關系跟橋梁,再去看看全球化發展的機會跟潛力。比如說去硅谷看看那邊的投資人,或者去我的幾個老東家的高管那里看看,然后就是看看海外有沒有很棒的華人回來創業的。或者是對接的機會,中國有什么地方領先那邊的發展,那邊有些什么好的想法可以帶回國內。這些我覺得是可以比較輕松之下完成的。

      第三,如果是幫助我們投資的公司的話,我覺得我最能幫助的應該是比較大的那些公司,比如說從100人發展到1000人的過程中,而不是3人到30人的過程中。我會傾向于挑選這些公司來幫助他們。這樣比較適合我過去的經驗。這一次我們剛去了豌豆莢。跟他們談談戰略、發展、機會、挑戰。跟整個團隊大概聊了一個小時,整個三百多人,講了一些我對未來的預期,對他們的認知、認可和建議。

      最后一點就是真的在恢復作為創新工場的領導者。

      這個領導者,一定程度是一個象征,只要我人在這里,就是感覺大家心就踏實了一點。當然,一部分是說(要明確)創新工場到底是什么?上次你在我家聽到的,我們自我認知的三點,每個人該做什么。關注我們的每個員工。聽他們的想法跟建議。綜合我們的戰略和方向。這已經超過50%了,不能再多了。

      其他的細節我就不管了,去見創業者,分析評估,他們去做,我最后把關就可以。而且把關我是跟我的合伙人一塊把關,不是我一個人。這樣的話我覺得我的壓力不會太大。

      Q:之前在互聯網上也一直有一些對您的傳言,您有聽到或者看到這些傳言嗎?那時候反應是什么?有些涉及政治的,也有些關于個人的蠻惡毒的內容。

      A:我因為生病都沒怎么看微博。因為我覺得這其實是很大的負能量的產生。就是說你看到一大堆負能量,會讓你去糾結,讓你去憂心,讓你去生氣,然后就會產生壓力。壓力之后你就繃得很緊,然后就會抵抗力下降,抵抗力下降,什么帶狀皰疹、癌癥又來了。這些東西都放下了。我對創新工場有一定的責任感,但是我已經做到50%了,自己的那些東西,我覺得平常心做事,做有意義的事情,不要分析那么清楚,在乎那么多。都放下了。所以我也不會計較那么多。不是說完全沒有聽到,其實根本不在乎,不會關注也不會回應。

      Q:您有什么控制情緒的方法嗎?可以讓自己內心平靜的。

      A:有,其實就是能夠讓工作不要形成壓力。看到團隊做得那么好,我就放心了。另外就是知道自己身體最重要,然后培養一些習慣,不要每天把自己的行程排得滿滿的,甚至不要排行程。要學會觀察體驗享受一些人生美好的東西。包括親情,包括跟家人,包括去爬爬山,聽聽音樂,看看書,看看電影等等。

      我回想以前繃緊的時候,什么情況能夠放松,幾乎只有看電影。聽音樂也不行,洗澡不行,爬山走路運動都不行,跟家人在一起都不行。他們講什么我還是想的那些,老是不斷地轉公司的事情,這本身就是最大的壓力。

      以前我的壓力大到什么程度。我的背后有兩根脊椎,一根是我的脊椎,還有一根因為多年的工作姿勢和壓力,讓我的肌肉痙攣,已經扭曲成一根硬棍了。我這17個月一個很大的成就就是這根棍子不見了,因為我沒有很繃緊,再加上按摩運動什么的,好了。

      Q:您生病之后,其實我一直蠻好奇,您是怎么看待互聯網上一些對您的病,包括對您個人的一些很惡意的評價?

      A:我微博、微信、朋友圈基本上都不上。所以很抱歉,很多人都說你看到什么什么。沒看到。其實我看了也不會生氣。我覺得自己過好自己的日子,然后好好地、開心地活著。別人如果夸獎我,我也看不到,我也不會特別地把自己當一回事。以前兩者可能都會,但現在不關注這些了。

      Q:您開始知道自己生病的時候,我不知道您對創新工場會有什么擔心嗎?

      A:當然會,過去我還是參與很多事情。(擔心)就是不知道會做得怎么樣,而且投資人我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繼續投資。如果他們知道我是癌癥四期,不是深度理解(什么是四期)。所以我也不敢跟他們說這些。

      當然,如果我真的是快要末日了,我還是得跟他們說。但是我自己研究發現,還有30%多幾率可以活10年以上,那還好,我就趕緊把自己養好。

      當時是很多未知數。但實際上真的顧不了那么多了,自己留得青山在,以后還怕沒柴燒?如果自己身體不行了,那本來不用擔憂的都要擔憂了。所以我要先把自己身體撐住。團隊也跟我說他們的祝福,不會來煩我,希望我能早日康復。他們很少問我問題,好消息會偶爾跟我說一下。不要求我做任何的事情。這讓我能夠比較專注地去修養。

      Q:您剛才講,開始的時候還是有一些擔心的,你怎么緩解這種擔心?

      A:凡事其實……當你碰到過一些特別巨大的挫折的時候,一些新的挫折就會顯得比較小,也就不那么會壓著你了。所以說我以前面臨過微軟的官司、方舟子的問題、在谷歌時的問題,其實相對來說那算什么?所以對公司的擔憂并不會特別地大。我們談的這些(挫折),跟得了癌癥,哪怕是2.5期的癌癥相比,也微不足道。

      Q:還是想問一下,醫生告訴您這個事情之后,您的第一反應是什么?我記得那時候你還在承德開公司年會?

      A:沒有沒有,那個時候其實還沒有確診,只是說懷疑。我覺得就是說,人的正常反應,第一反應就是說,“真的?”我要確定它是不是真的。“應該不是真的吧”。然后找各種方法安慰自己不是真的。去見很多亂七八糟的醫生,中醫、西醫,還有一些比較奇怪的幫你弄各種儀器來測,反正希望聽到越多安慰(越好),尋找自我安慰。但是當一旦確診以后,下面就是,一方面問為什么是我?我做錯了什么事情?然后談條件,我做錯(什么)事情,如果是因為這個得到懲罰,那以后我不做了,就讓我活下去好不好?就是這種心理過程。另外一方面,當然是查科學資料,同時這些都在同時發生。

      應該說確診之后有一段時間是相當低落的。但是一方面查出來不是真的末期,不是真的只有幾個禮拜或者幾個月可活了,就盡量告訴自己,我要放松心情,因為越繃緊就越糟糕,越擔心就越糟糕。另外一方面的話,就是說:“好吧”……就已經接受了。人碰到困難,總是先不承認,然后是談條件,最后發現談不了條件就接受。一旦接受以后,那就好了。但是得有一段時間,有兩三個禮拜是不行的。

      第三部分 談對“工作”的看法

      生活工作如何平衡、創業的進取心與平衡是否矛盾以及對“功利心”的反思

      Q:貌似現在其實平均每個人的工作時間越來越長。包括一些公司著名的996的工作時間。我不知道在您看來,對于高速發展的互聯網公司,存在所謂生活工作平衡嗎?

      A:我覺得我們要做的是四點都做到及格。及格是什么,其實每個人可以自我定義一下。每天睡三小時肯定是不及格的,每天只吃麥當勞肯定是不及格的,從來不運動肯定是不及格的,壓力扛得特別地大肯定是不及格的,每天睡不著覺肯定是不及格的,必須要吃安眠藥肯定也是不及格的。什么是不及格我覺得非常明確。

      我會建議所有創業的人、工作的人、全世界的人都應該做到四個方面及格。創業者可能壓力比較難及格,但是至少其他三者要及格。你一天工作比如說11、12、13、14個小時,絕對足夠了。真的把自己逼到不睡覺,這個的話,其實你如果免疫力一低,就會有很嚴重的問題。還有另外一個建議就是說要關注自己的免疫力。免疫力降低,什么都來了,最不重要的是感冒、喉嚨痛、扁桃腺炎,再嚴重一點肺炎,再嚴重點就是什么帶狀皰疹、癌癥。這一系列所有從不嚴重到嚴重的東西,都是抵抗力低造成的。

      抵抗力怎么衡量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你整天感冒,滿臉是包,或者得了帶狀皰疹,或者是得了肺炎、支氣管炎,而且多次得,這些都是給你的信號:慢下來,慢下來……就算你在創業,抵抗力太低的話,最后你再拼命去做,是適得其反。你如果得了什么特別嚴重的病的話,你就根本創不成了,所以還是要注意身體。

      Q:當您分享一些這方面的感悟給創業公司的CEO時,他們會真的相信嗎?還是他們的進取心會壓倒這些?

      A:我不知道,但聽的時候感覺是聽進去了。至少有一位我們的CEO,我知道他每天都工作到兩三點,然后五六點就起來繼續工作,每天睡三小時左右。他號稱自己不那么需要睡眠。然后我不斷多次提醒他,后來他的幾個拍檔,開了一個微信群。他們說,我們每晚都工作到很晚,但是我們睡前要發一個“我要睡了”。最后一個睡的人前一個人去提醒,大家依次提醒,睡的時候發一個“我要睡了”出來。當然他們可能還是一點睡,但至少不會拖到整夜不眠。所以我覺得是有聽進去的。

      另外,我覺得我給他們的這些建議,有一個建議他們很聽得進去。尤其是(公司)發展到一定階段的。這個建議是:做一個全身癌癥的篩查,這個技術是很先進的。我覺得有點做廣告的嫌疑,做一個全身核磁共振的檢查,是幾乎不傷身的。而且腫瘤幾乎都看得到,除了骨癌、胃癌、腸癌之外,全部的腫瘤看得清清楚楚。現在有少數的醫院是有的,核磁共振的全身癌癥篩檢,雖然很貴,但是如果到了四十歲以上可以做一做。有幾個創業者,我知道去做了。

      有一次一幫創業者去臺灣,我們就安排了時間,請臺灣癌癥篩查方面非常有名的鄭慧正醫生跟他們交流。其實我剛才講的四個及格,也是鄭醫生的內容,不是我的。

      Q:經過這17個月的暫時離開,有沒有什么東西是您之前非常篤定認為是對的,但現在可能就有所懷疑的?

      A:我覺得好多。上次也跟你講了,比如最大化影響,然后拼命地去改變世界。其實我覺得改變世界是可以的,增加影響力也是可以的;但是如果把它當做一切,做什么都去精細地去算怎么去最大化影響力,怎么去改變最多的世界,然后用這個做你一切的動力,這樣肯定是不對的。因為,我們憑什么狂妄地說我們能改變世界?世界上未知的東西那么多!我為什么得癌癥,得癌癥是因為什么?還是癌癥是來提醒我,說現在是時候要慢慢改變。是因還是果我們都不知道。既然有這么多不知道的,我們如何可以傲慢地覺得,我們可以去評估影響力,可以來改變世界呢?

      李開復此前出版的每本書都是暢銷書。但現在他開始重新思考自己的一些人生觀。

      這個東西我現在基本上是重新去思考了。很多很狂妄的東西。特別多的人特別重視和愛惜名聲,所以才會造成說,增加影響力,微博多添粉絲,寫書多賣一點,別人說我不好我就很生氣。我覺得很多人都是這樣活著。這樣活著很累。現在我是覺得,我已經做了很多我小時候夢想做的事情。我已經很開心了。所以接下來就是比較平常心地對待一切。誰需要我幫助,我都愿意聽聽。如果能幫助的話就去幫。不會去那么功利地衡量。每個人都是平等的。就像在癌癥面前大家都是平等的。每個人都有他的靈魂,他這一生都應該有機會去體現。太功利地去評估,演講不到1000個人我就不想做了,微博不加一百個粉絲今天就白過了,現在想想看,是很膚淺無聊的。這樣的改變比較多。

      第四部分 談科技與投資

      共享經濟與萬物互聯、復盤創新工場投資得失

      Q:我看了您之前的兩個演講,講科技行業的趨勢。我想問的是,這17個月里面,有哪些變化是出乎您意料的嗎?

      A:我覺得共享經濟發展的速度,超過我兩年前的預測。但是我們也一直在看這個領域,也有成功的案子。共享經濟其實是把整個資源配置的浪費、財產的使用、時間的效率,一起都解決了,還有把中介驅逐。這些東西一次性全部都解決了。移動加社交的方式。

    相關推薦

    400-8842-880

    品牌網站設計塑造高顏值公司!

    • 售前:0771-2860265 / 5783282
      13481069551(盧經理)

    • 售后:0771-5783282

    • 工作時間:09:00 - 18:30

    ©2019.ALL RIGHTS RESERVED.南寧博信網絡技術有限公司  桂ICP備10201394號  桂公網安備45010302001330號 html網站地圖 xml網站地圖
    快乐扑克三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