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扑克三开奖查询|山东体彩快乐扑克开奖走势图

Hi,Are you ready?

準備好開始了嗎?
那就與我們取得聯系吧

有一個互聯網項目想和我們談談嗎?您可以填寫右邊的表格,讓我們了解您的項目需求,這是一個良好的開始,我們將會盡快與你取得聯系。讓慧眼獨具的您!享受我們專業的互聯網產品和服務!

BOXSIN NETWORK 博信網絡設計整合

業務熱線:0771-2860265 / 5783282(固話)
400-8842-880(全國熱線)

不打烊專線:13481069551 (盧經理)

E-mail:[email protected]

合作意向表

您需要的服務

現有網站改版
我需要做微信營銷
建設全新的企業網站
要找長期合作公司,需要年度服務
我需要做購物商城
我需要做系統平臺
我需要做小程序

您最關注的地方

對功能要求比較高
對設計創意要求比較高
需要可以購物支付
搜索引擎排名

預算

2萬內 2-5萬 5-10萬 10萬以上 大型項目需要招標
  • 看不清楚,換個圖片

業務QQ 0771/2860265 提交需求 博信網絡微信公眾號

博信網絡微信公眾號

加微信報價格

加微信報價格

輸入您的電話,了解詳情

  • 留言
  • 我們只做三件事:設計,建站,開發

    2015
    10.29

    點擊

    三個角色一臺戲:羊毛出在狗身上 豬買單

    來源: 時代周報   責任編輯:boxsin   字體大小:    

      時代周報記者 汪喆 發自北京

      望京和中關村,一個位于北京的東北方向,一個位于西北方向,分處北四環的兩端,隔著一整座大城。一個是韓國人在京聚集的大型社區,一個是聲名在外的高新技術開發區,過去半年,這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地方,以一種奇妙的方式關聯在一起。

      始于Inno Way,終于Inno Way。

      中關村創業大街的南北兩端各豎著一個“Inno Way”字樣的雕像,這是中關村創業大街的英文名字。知乎上名為“inno way服務員”的用戶回復網友提問時稱,這個名字取自英文單詞“innovation”,意為改革、創新,此外將其拆分為“inno way”也可以解釋為“創業,絕處逢生”。

      是否絕處逢生不得而知,但這條不足300米長的街道,如今的確是諸多創業者的希望所在。10月下旬,新一輪的中關村創新創業季正如火如荼。

      “掃碼一條街”位于望京阜安西路,與望京SOHO隔街相望,此地白領密集,自今年6月起因O2O企業的地推齊聚于此而名聲大噪。

      “今年夏天最熱的時候最多,最近天冷了攤子也沒之前多了。”街旁一家餐廳的員工嘀咕,短短四個月的時間,“掃碼一條街”經歷了拋物線式的發展過程,現在熱度已不如兩個月前。

      兩條不同的街區,卻同時反映了當前創業圈發展的現狀。

      兩條街的繁榮

      10月下旬,北京已深秋,不足50米的望京“掃碼一條街”上,地推們招攬路人的喊叫聲此起彼伏。一張折疊桌、幾只裝滿禮品的箱子,就是一個簡易的地推攤,每個小攤旁,都圍著拿著手機在掃碼的路人。

      “O2O大局已定,今年以來O2O創業項目拿投資越來越難了。”創投圈聯合創始人、CTO王若愚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且不論資本寒冬對整個創業圈的影響,占領“掃碼一條街”的O2O的確迎來了寒冬。

      與此同時,城西北的中關村——去年6月剛更名的中關村創業大街,不到300米長的大街上布滿了帳篷、顯示屏、機器人、若干印著創始人頭銜的名片和充斥著整條街的“顛覆技術”的推廣詞。

      慕名而來的人站在創業大街上,絲毫感受不到今年下半年以來媒體紛紛表示擔憂的“資本寒冬”,最早一批入駐的拉勾網工作人員介紹,從今年4月至今,創業大街一天比一天熱鬧。與大街上的創業者同樣內心火熱的還有主管單位,根據10月初海淀區公布的“中關村大街發展規劃”,中關村大街未來3-5年內將徹底完成轉型,現有15萬平方米的傳統電子賣場將全部騰退。對創業者來說,像是寒冬中的一把火。

      創業大街北端緊鄰著北四環,有一家裝修古樸的店面,樓上掛著“家譜傳記樓”的招牌。家譜傳記樓是原來中關村海淀圖書城25號樓,如今,25號樓有一半的店面是投資機構。

      “我們在這里七年了,過去這里就是一條什么都有的步行街。”北京家譜傳記機構的出版服務專員馮秀英向時代周報記者介紹,雖然去年6月就已更名,但直到今年4月,創業大街才名副其實。4月以前,這條街上仍然以小吃店、服裝店為主。

      家譜傳記樓不愿意搬走,創業大街的興盛,吸引來大批創業者和投資機構,對這家看起來格格不入的家譜傳記樓,反倒起了帶動作用。

      不過,家譜傳記樓的店面也由過去的三個門面縮減到一個門面,另外兩個,如今是創業服務機構聚創和自媒體連接創業計劃“金榕樹”。

      從家譜傳記樓往南,越南越熱鬧。一路上分布著20多頂帳篷,每頂帳篷前都站著一個創業團隊,從20歲出頭的小年輕到40歲上下的中年人,從中國人到外國人,穿著各色工作服,用同樣自信滿滿的神情向路人和投資人不厭其煩地反復介紹自己的項目和產品。

      一路走到最南端,創業大街南端的牌坊旁邊是聲名在外的“3W咖啡”。2011年3W咖啡入駐時,彼時的創業大街還叫“電子一條街”,3W咖啡是街上第一家創業咖啡。

      一北一南,家譜傳記樓和3W咖啡是中關村創業大街的過去和現在。而分處北京城兩端的望京和創業大街,則是不少O2O創業項目的起點和終點。

      2014年,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9月舉行的夏季達沃斯論壇上首次公開發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號召。與此同時,A股市場持續走高,有錢任性的資本市場為全民創業提供了溫床,2014年天使、VC、PE共募集完成745只基金,披露總募資額達832.19億美元。一批創業明星的出現讓O2O創業項目在去年迎來井噴,北京城中主要商業街遍布掃碼地推攤。

      今年6月,望京阜安西路,背靠望京SOHO、緊挨著居民小區,人員的流動讓地推們在此悄然聚集,最熱鬧的時候,短短50米的街上每天擺攤的地推超過30家。“那段時間,周圍上班的來店里吃飯都很少點飲料。”一家餐廳的工作人員說—30多家O2O的地推,從水果、飲料、零食,到米、油、餐巾紙,順著掃完一遍,很多人拿到的免費贈品抱都抱不下。

      不過入秋之后,天氣冷了下來,掃碼一條街也慢慢冷清下來,到了10月下旬,街上還剩下十多家O2O的地推攤,送的禮品也都以水果、零食、口罩等小東西為主,再難見鼎盛時期的米、油等更具誘惑力的贈品。

      “天使”折翼

      天氣冷了,寒冬來臨。這是過去半年縈繞在創投圈久久不散的陰影。

      清科研究中心發布的數據顯示,2014年天使、VC、PE共完成3626起交易,披露金額711.66億美元。受IPO開閘影響,VC、PE退出回歸以IPO為主,總退出案例為848筆,IPO退出達342筆。

      2015年下半年,突然爆發的股災大大削弱了資本市場的信心,首先受到波及的是股民,然后是嚴重依賴融資、幾乎無一盈利的O2O企業。再逢IPO暫停,在資金收緊的同時,退出渠道受限,經過2014年的O2O元年之后,創投機構和O2O創業團隊雙雙陷入困境。

      O2O企業的連續關張似乎是寒冬來臨的最好證明。10月24日,上門洗車O2O創業公司“功夫洗車”發布業務調整公告,即日起關閉上門洗車業務,只保留上門保養和上門救援業務。這是繼e洗車、云洗車等O2O之后,又一家在洗車領域受挫的O2O公司。

      2014年被稱為O2O元年,美容按摩、家政服務、食品生鮮、上門洗車等一切人們想得到的領域都被O2O項目占領。據行業數據統計,從2014年到2015年上半年,誕生了上千家汽車后服務O2O項目。然而從今年1月開始,這些洗車O2O便接連倒閉。

      上半年,成立時間較早、尚未融資的云洗車和嘀嗒洗車接連停業。號稱最大洗車O2O的e洗車,在2014年6月上線,并于今年3月完成由平安創投領投的2000萬美元A輪融資,風光一時無兩。然而,A輪融資兩個月后,情況急轉直下,CEO張晶在5月離職,公司業務由董事長段東仁接手,公司近乎名存實亡。

      “O2O一旦戰略出現錯誤,就會速生速死。”王若愚這樣評價。在他看來,O2O創業項目應該關注頻次和成本兩方面,“頻次高不高關系到你能不能成功。第二個是人力成本,這是O2O繞不過去的一個問題”。

      以餐飲類O2O為例,一份飯售價15元,原材料成本5元,人力成本5元,剩下的5元中再分給快遞3元。“還有兩塊,你還得開發系統、維護設備,根本賺不到錢。對O2O項目來說,很有可能線下的人力直接導致你賺不到錢。”王若愚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坦誠地說,資本市場是最大影響因素,確切地說也是唯一的影響因素。”考拉班車CEO張敏在公司停運告別信上如是說,他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9月份考拉班車正式停運之前,他一直在為投資而奔波,見了近50個投資人—沒有人愿意繼續投。

      隨著拆VIE架構的興起、中概股回歸潮的涌現,人民幣基金在創投圈的熱度持續攀升,但隨之而來的A股動蕩,讓人民幣基金開始收緊。

      “二級市場不好了,天使投資人資金比較緊張,所以比較謹慎。投資都是有預期的,但是股市行情不太好,大家再投O2O項目自然比較謹慎。”天使匯聯合創始人朱成龍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寒冬的到來,意味著有大批已經拿到融資的O2O創業項目即將死去,有一批尚未拿到融資的項目或許將被扼殺在襁褓之中。對于創投機構來說,投資的預期在寒冬中被澆了一盆冷水,考拉班車尚有滴滴接盤,慘淡如e洗車,成立之初就一直燒錢,宣布A輪融資兩個月后公司即名存實亡,對于A輪中投了e洗車的平安創投來說,這筆投資的回收之日或許就遙遙無期。

      “當調整來臨,原來可以融資千萬美元的公司在那時候砍一半、砍三分之二融資都融不到,也會有很多融不到錢的創業公司將在短暫的黑暗中倒下。”去年9月,經緯創投合伙人張穎在致經緯系CEO內部信中表示。這場寒冬來臨之前,創投圈并非沒有察覺—正是在張穎發表這番言論之時的去年第三季度,其時創投圈主力的美元基金不堪高價,開始放緩在中國的投資節奏。

      此后數月,隨著國際市場對中國經濟整體放緩的預測,以阿里巴巴為代表的中概股板塊全面下跌,美元基金則開始考慮暫緩投資。根據清科集團旗下私募通統計,2015年第三季度中國天使投資機構共投資444起案例,披露金額超過5.08億美元,兩項數據分別環比下降12.6%和1.8%。

      “泡沫本身并不可怕,面對危機永遠是危險與機會共存,只要是本身有靠譜的團隊,早點融到估值金額合理的資金,寒冬的到來長遠來說是件大好事。”張穎在內部信中表示。

      O2O虛假繁榮

      寒冬的到來,對于創投機構來說,意味著每一項投資要愈發謹慎,除了O2O,創投機構還有很多其他類別的創業項目選擇。但對于O2O項目來說,不斷融資是唯一能繼續生存下去的方式。

      “很多O2O,一旦有了知名度大家就開始補貼,補貼這個事其實是非常荒謬的。”王若愚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嚴格來說補貼是錯誤的市場行為,不利于任何一個競爭對手,但是沒辦法。”

      互聯網營銷領域有句廣為流傳的話—羊毛出在狗身上,豬來買單。這句話中,羊毛自然指的是利潤,而狗則指的是消費者、用戶,豬則指的是廣告商或者投資者。然而在O2O領域,這句話顯然不成立。

      “很多O2O,比如團購,它的致命問題是用戶是沒有絕對忠誠度的,今天美團便宜,只要明天它不補貼,糯米補貼,用戶馬上就走。”王若愚舉例說。在O2O領域,狗不再是為企業提供羊毛的一方,豬變成了羊毛的唯一來源。在沒有成熟的盈利模式的情況下,面對來勢洶洶的競爭對手,O2O公司只有不斷地燒錢補貼,而這些錢全靠VC投。

      近期爆發的信用危機就出現在O2O公司取“羊毛”的過程中。餓了么在8月底宣布完成了F輪系列6.3億美元的融資。融資額公布后,有業內人士直接在社交平臺上表示“大家終于不吹牛了,都改赤裸裸說謊了”。此后,有媒體援引知情人士說法稱,餓了么實際融資額少于4億美元,其實際估值為15億美元,也不是宣稱的30億美元。

      對此,餓了么在官方回應中稱,F輪融資額及公司估值屬實,并表示F輪系列融資除了已公布的融資額外,仍在開放進行中。

      但對于O2O創業項目,甚至是整個創投圈來說,融資額一直是自說自話的游戲。出于宣傳需求,在對外公布融資額度和公司估值時不同程度的夸大,早已不是秘密。

      “水分有幾種玩法,第一種融資額乘以2乘以3,這是比較老實的;第二種人民幣變美元,本來融1000萬人民幣的變融1000萬美元;第三種,直接乘以10,什么都有。”王若愚向時代周報記者坦言。

      “這其實是PR的需求,投資人一般也不在乎,整個行業是什么樣他心里有數。”一家剛拿到B輪融資、不愿透露姓名的互聯網公司創始人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但搞得很浮躁,其實你融不了那么多錢,搞得大家都以為這個行業很值錢。”王若愚說,“這樣一來,一是其他項目融資的時候機構會有壓力,另外創業者其實是很盲目的,有很多創業者其實是為了創業而創業。”

      融資額的夸大也在某種程度上助推了O2O創業的虛假繁榮。天使匯和創投圈是國內最早為創業者和天使投資人服務的融資平臺,目前入駐天使匯的創業項目超過7萬個,入駐創投圈的創業項目超過4萬個。時代周報記者登錄兩家網站搜索發現,目前正在尋找投資的創業項目中,O2O占據的比例仍然最大,天使匯上有1275個O2O項目在找投資,創投圈上有373個。

      “今年O2O越來越難融資了,可能只有優中選優的項目投資人才會投,一般的O2O沒有機會,下半年后越來越少。”王若愚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微妙的掃碼一條街

      一批關停的O2O項目被迫從中關村創業大街撤離之時,一大批地推團隊卻在奔往望京的路上。“掃碼一條街”出現的時機很微妙,今年6月末,正是A股暴跌、資本市場低迷的開端,而在此之前,創投機構就已覺察。

      “BAT入局,一些O2O領域的服務標準化或者包裝已經完成了,比如美團、糯米這些,O2O大的格局已經形成了。”天使匯聯合創始人朱成龍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考拉班車的停運被喻為資本寒冬中第一片飄零的落葉,但在王若愚看來,考拉班車在運行半年后被滴滴收購在O2O行業已經算是比較好的結局。“在垂直細分領域做得不錯被行業兼并收購,這就不錯了。”王若愚表示。

      “最后能活下來的O2O就是你看到的這些,O2O大的格局已定,即使在某個細分的門類再出來一兩家,但是可能性很小。”王若愚認為,目前吃喝玩樂領域的O2O已經沒有繼續做下去的價值,在垂直細分領域,像e袋洗和58到家這種拿到上億美元融資的,其他項目在融資額和補貼上都比不上。“而且這些某個細分領域做得不錯的項目,還有很多機會蔓延到其他領域,這就會封死很多O2O的出路。”

      對于O2O創業項目,投資機構更多地仍持觀望態度。“我們并不會一味地否決O2O項目,主要還是看項目本身,如果特別優秀我們當然也會投。”洋蔥投CEO李洋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但同時她也表示目前洋蔥投更傾向于投資食品和醫療健康類創業項目。

      對此,億歐網創始人、O2O分析師黃淵普的看法較為樂觀。“大量的O2O公司將成為先烈,但市場和用戶已經被培育,新進者的成本反而會降低;線上線下融合已經是現實,實業和消費升級勢在必行,O2O行業領域依然前景光明。”黃淵普表示。

      有錢人的游戲

      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是,O2O的確是有錢人的游戲。

      10月19日,百度宣布上線百度本地直通車。實際上,是在手機百度的入口,集成手機百度、百度糯米、百度地圖三個平臺,將本地生活服務商戶的服務,展示給附近5-30公里的潛在消費者。手機百度作為海量用戶與高頻需求的入口,接入本地生活服務,覆蓋目前絕大部分高頻O2O服務領域,可謂引爆了百度的O2O布局野心。

      今年6月,李彥宏宣布未來三年投入200億元,完善建設百度糯米。此外,百度低調地在O2O戰場廣撒網,旗下產品在各垂直領域都不是頂尖,但這些產品和手機百度、百度地圖以及百度移動等無縫對接引發的效應,是其他單一的O2O項目無法比擬的。一度被戲稱退出BAT的百度,自此在O2O領域尋求爆發。

      百度集中押寶糯米、京東發力O2O到家服務、阿里整合銀泰投資蘇寧、微信大力推廣線下支付,O2O的發展不僅僅是O2O本身,在互聯網技術的更新換代中,支付手段的增多改變了用戶的消費習慣,線上線下的融合不僅僅是趨勢,也是當前的現實。

      “巨頭在發展之初大方向就定下了,中途如果要調整方向比較困難,所以才會有收購,包括現在美團、餓了么這些已經開始有收購的了。”黃淵普強調,以往對創業項目是否成功的評判標準過于狹隘,但O2O創業項目如果做得好能被巨頭收購,“只要有退出通道,這就是成功的”。

      凡事均有兩面性,創投圈對資本寒冬帶來的影響也持兩種態度,樂觀者認為寒冬來襲,天使投資人趨于謹慎,將有一批更加優質的O2O項目脫穎而出;悲觀者則認為,O2O大局已定,新的創業項目很難再翻起大浪,走“被收購”的路子已是比較好的結局。

      羊毛出在狗身上,豬買單。原本是三個角色組成一臺戲,現階段的O2O領域,卻是創業者和投資者的對手戲。沒有投資,O2O項目就難以為繼,夸大融資額、虛報公司估值,依然無法掩蓋行業虛假繁榮的事實。

      9月26日,國務院發布《國務院加快構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支撐平臺的指導意見》,鼓勵支持“四眾”(眾創、眾包、眾扶、眾籌)的發展,“雙創”新政的出臺為被寒冬陰影籠罩的創投圈打了一劑強心針。

      10月的中關村創業大街,來自各地的創業者仍揣著“千億美元市值”的夢想在此匯聚,等待投資機構的下一個“I Want You”。同一時間的望京“掃碼一條街”,燒完錢的O2O黯然離場,健忘的用戶們清理完手機,繼續等待下一波待割的羊毛。


    相關推薦

    400-8842-880

    品牌網站設計塑造高顏值公司!

    • 售前:0771-2860265 / 5783282
      13481069551(盧經理)

    • 售后:0771-5783282

    • 工作時間:09:00 - 18:30

    ©2019.ALL RIGHTS RESERVED.南寧博信網絡技術有限公司  桂ICP備10201394號  桂公網安備45010302001330號 html網站地圖 xml網站地圖
    快乐扑克三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