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扑克三开奖查询|山东体彩快乐扑克开奖走势图

Hi,Are you ready?

準備好開始了嗎?
那就與我們取得聯系吧

有一個互聯網項目想和我們談談嗎?您可以填寫右邊的表格,讓我們了解您的項目需求,這是一個良好的開始,我們將會盡快與你取得聯系。讓慧眼獨具的您!享受我們專業的互聯網產品和服務!

BOXSIN NETWORK 博信網絡設計整合

業務熱線:0771-2860265 / 5783282(固話)
400-8842-880(全國熱線)

不打烊專線:13481069551 (盧經理)

E-mail:[email protected]

合作意向表

您需要的服務

現有網站改版
我需要做微信營銷
建設全新的企業網站
要找長期合作公司,需要年度服務
我需要做購物商城
我需要做系統平臺
我需要做小程序

您最關注的地方

對功能要求比較高
對設計創意要求比較高
需要可以購物支付
搜索引擎排名

預算

2萬內 2-5萬 5-10萬 10萬以上 大型項目需要招標
  • 看不清楚,換個圖片

業務QQ 0771/2860265 提交需求 博信網絡微信公眾號

博信網絡微信公眾號

加微信報價格

加微信報價格

輸入您的電話,了解詳情

  • 留言
  • 我們只做三件事:設計,建站,開發

    2015
    07.16

    點擊

    視頻巨頭Netflix挑戰電影行業:尚難分勝負

    來源: 騰訊科技   責任編輯:boxsin   字體大小:    


    視頻巨頭Netflix挑戰電影行業:尚難分勝負


    “《紙牌屋》不出所料繼續全軍覆沒,好萊塢對新玩家的殺威棒打得露骨。”這是一年前高曉松對Netflix自制劇《紙牌屋》折戟艾美獎的評論。

    一年后,這家在50個國家擁有5,700萬用戶的視頻流媒體公司從電視劇領域放射到電影業,當然也不可避免地迎來了傳統影業的新一輪殺威棒。

    Netflix于北京時間今天凌晨發布了2015財年第二財季財報。報告顯示,Netflix第二財季營收為16.4億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13.4億美元;凈利潤為2630萬美元,比去年同期的7100萬美元下滑63%。對于急需擴大營收規模和盈利渠道的Netflix而言,進軍電影行業勢在必行。

    今年3月,Netflix花費1200萬美元購買的新片《無境之獸》(Beasts of No Nation)已經提供線上點播服務,公司在嘗試進行影院同步網絡上映時,卻遭到帝皇、AMC、Carmike和Cinemark北美四大院線的聯合抵制。

    而原定于8月28日在Netflix和Imax同步上映的《臥虎藏龍2》被推遲到明年。包括AMC、Regal Cinemas 等在內的頂級院線紛紛表示,將拒絕其在自家院線的播映。

    視頻網站攪局電影業的征途剛剛開始,卻已經遭遇來自四面八方的火力狙擊。

    與傳統院線短兵相接

    傳統模式上,好萊塢電影有一個“窗口期原則”,也就是電影在電影院線上映90天之后才能在電視和網絡上播放。正是這條規則保證了傳統院線的收入。而此時,視頻網站“同時上線”的企圖無疑是對傳統院線的挑戰,是對他們利益的巨大傷害。

    Netflix首席內容官Ted Sarandos曾在第五屆中美電影高峰論壇上表明態度:“電影發行依然太過執著于老派的操作模式,這對消費者來說是不合理的。時間上的被迫滯后在法國和一些地區甚至被寫入法律規定。于是我們決定,與其跟在電視后面買播放權,不如去做些什么來加速商業模式的劇變。” 而他堅信:“把影片各種發行格式嚴格區分開的時代必須要結束了。”

    相比于傳統院線,網絡發行的優勢在于增加影片上映機會和增加長尾效應。美國去年拍了約400部電影,上映約200部。中國去年拍了700多部電影,上映的只有200部左右。 對于那些無法在院線上映的電影,網絡渠道就是一個好去處。

    而視頻網站的長尾效應更是影片的新金礦。IMAX公司總裁理查德·葛爾方對《臥虎藏龍2》就非常有信心。他說:“在視頻網站上,一部影片可以維持的放映周期遠比我們想象的要長。”

    在視頻流媒體上發行電影其實也不是新鮮事,不過在好萊塢眼中,只有影片在院線中必敗無疑的時候才會考慮在視頻點播平臺上發行。當然,也有一些小院線對Netflix的電影計劃并不在意。Alamo Drafthouse院線負責人蒂姆·里格表示:“我會上映自己想放的片子,不會去管片方的發行策略是怎樣的。”

    電影從業者態度并不明朗

    除了利益之間對抗的傳統院線,電影本身的制作者們必將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

    好萊塢影星和制作公司的片酬合約通常包括兩部分:開機前支付給演員的預付款和影片上映后演員獲得的票房分紅。而后者的比重遠遠大于前者。以《地心引力》女主角桑德拉·布洛克為例,她憑借《地心引力》狂攬7000萬美元,其中預付款為2000萬美元,后期分紅為全球票房15%的盈利,約4500萬美元,其他的則是DVD等周邊盈利分紅。

    但在Netflix的游戲規則中,演員的片酬只有前期預付款,沒有后期的分紅。因為就目前來看,Netflix的電影即便在傳統院線上映,也只會是少數幾家影院,這些影院產生的票房幾乎是杯水車薪。在習慣了分紅的好萊塢,要想讓明星們放棄這筆巨額收入,是件難于登天的事情。

    當然,對于電影制作方來說,選擇與Netflix合作就是選擇了一場賭局。Netflix不會有任何辛迪加式的節目銷售,也就是說Netflix不會讓制作方允許影片“一稿多投”或者在國際上進行分銷。

    不過,Netflix提供了優渥的預付款。如果電影沒有大賣,這筆預付款足夠保證合作方的利益。

    模式有利有弊,電影人對Netflix這種新模式的態度也因此南轅北轍。

    《狂怒》(Fury)導演大衛·阿耶(David Ayer)稱,對于未來的項目,他“絕對”有可能被在線發行商吸引走。“我們觀看內容的屏幕趨向手持型和便攜型,”他說道,“這是商業的未來。”阿耶補充道,他希望在線播放平臺會給予他與傳統電影公司同等的藝術自由。

    而作家兼編劇內德·本森則表示“我仍然信奉電影院模式和看電影體驗。”

    破局:自有電影+獨立電影

    自有版權是Netflix的慣用手法。Netflix曾將自有版權的美劇《紙牌屋》一次性放出,成了電視劇行業的“鯰魚”。在電影行業,自有版權同樣重要,這將為Netflix減輕很多負擔。

    據估計,Netflix對亞當·桑德勒每部電影的制作支出最高達到4000萬美元。而這樣的成本相當于Netflix從夢工廠等好萊塢制片商購買電影上映數月后的播放權的支出。由此可見,Netflix走上自有版權的道路也不是空穴來風,而是對成本、自主權等方面綜合考慮的結果。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一方面,中國已經走在了Netflix的前面。中國互聯網公司都紛紛成立自己的“影業公司”,直接入局電影投資、宣發等關鍵環節。互聯網影業自己投資的電影放上自己的平臺,再加上中國的傳統院線勢力并沒有美國那么龐大,觀眾線上收視習慣早已養成等諸多原因,中國的“互聯網+電影”發展速度非常快。

    進軍美國電影業的前路如此崎嶇,Netflix也為自己準備了“硬闖不行”的另一條攻城之道:獨立電影。

    2015年開年,Netflix接連宣布了一系列原創電影計劃,包括與亞當·桑德勒簽約四部原創電影,以及一部環境題材紀錄片。而上文提到的《無境之獸》和另一部由憑借《五十度灰》躥紅的詹米·多南主演的《雅多維爾》都是Netflix簽約的獨立電影制片人的項目。

    比起與大制作電影談判的巨大難度和費用,與獨立電影合作似乎更適合作為Netflix攻城的第一戰。

    不過,不管使用何種手段,變革的號角業已吹響。Netflix首席執行官Reed Hastings透露,2016年Netflix將擁有20部或者更多的原創影片,而這些影片也將通過流媒體服務與觀眾見面。


    相關推薦

    400-8842-880

    品牌網站設計塑造高顏值公司!

    • 售前:0771-2860265 / 5783282
      13481069551(盧經理)

    • 售后:0771-5783282

    • 工作時間:09:00 - 18:30

    ©2019.ALL RIGHTS RESERVED.南寧博信網絡技術有限公司  桂ICP備10201394號  桂公網安備45010302001330號 html網站地圖 xml網站地圖
    快乐扑克三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