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扑克三开奖查询|山东体彩快乐扑克开奖走势图

Hi,Are you ready?

準備好開始了嗎?
那就與我們取得聯系吧

有一個互聯網項目想和我們談談嗎?您可以填寫右邊的表格,讓我們了解您的項目需求,這是一個良好的開始,我們將會盡快與你取得聯系。讓慧眼獨具的您!享受我們專業的互聯網產品和服務!

BOXSIN NETWORK 博信網絡設計整合

業務熱線:0771-2860265 / 5783282(固話)
400-8842-880(全國熱線)

不打烊專線:13481069551 (盧經理)

E-mail:[email protected]

合作意向表

您需要的服務

現有網站改版
我需要做微信營銷
建設全新的企業網站
要找長期合作公司,需要年度服務
我需要做購物商城
我需要做系統平臺
我需要做小程序

您最關注的地方

對功能要求比較高
對設計創意要求比較高
需要可以購物支付
搜索引擎排名

預算

2萬內 2-5萬 5-10萬 10萬以上 大型項目需要招標
  • 看不清楚,換個圖片

業務QQ 0771/2860265 提交需求 博信網絡微信公眾號

博信網絡微信公眾號

加微信報價格

加微信報價格

輸入您的電話,了解詳情

  • 留言
  • 我們只做三件事:設計,建站,開發

    2015
    05.06

    點擊

    微軟未失去理想 欲借HoloLens重構公司

    來源: 網易科技   責任編輯:boxsin   字體大小:    

    據國外媒體報道,微軟公司日前召開發布會,詳細介紹了虛擬現實設備HoloLens項目的研發進展。《紐約時報》日前就此撰文,稱這款設備代表著微軟整個公司架構革新、戰略轉型的方向。

    以下為文章節選:

    去年6月,在微軟訪客中心的地下室,公司硬件部門的專家托德·霍姆達爾(Todd Holmdahl)與其他人提心吊膽地給新CEO薩提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做著演示,演示的內容是一個秘密項目。

    在過去數年時間里,超過百人的團隊為這個雄心勃勃的方案拼命工作。這個項目最終被定名為“HoloLens”。演示時的Hololens頭戴式設備還非常笨重,上面用帶子纏著各種電線與元器件。不過,它在那時就已經能把鏡片上的圖案投射在人們眼前,給人們眼中的自然世界增添虛擬景觀與物體。

    團隊帶頭人認為,這個虛擬現實產品可以媲美個人電腦與智能手機,有潛力引領消費技術的下一波浪潮。但畢竟這是微軟,一家過去屢屢推陳出新,開發獨創性的新技術,但在將技術推向市場時又把事情搞糟的公司。在蘋果發布iPhone前好幾年,微軟就有自己的智能手機軟件。甚至沒什么人記得,在Apple Watch面世前整整十年,微軟就推出了自家的手腕式計算機。只是沒能賣起來。

    HoloLens團隊對自己的作品很有自信。他們擔心的是,納德拉會因為這個項目風險太大、太過前衛而砍掉它。納德拉在微軟工作了20年,現在正在考慮削減成本與大規模裁員。

    但納德拉并沒有放棄。

    霍姆達爾說。“他馬上就說,‘這是我們該做的東西’。我們要打造一種全新的產品,微軟就要在這樣的事上下功夫。”

    這種反應能說明很多問題。納德拉要重塑微軟,按照他的想法,微軟內部相互隔絕的業務應該更少,而公司應該愿意下更大力氣研發新技術,而不是保護那些時間久遠的、能夠產生現金的業務。這種重建工作在微軟周三的發布會上有所體現,納德拉在會上表示,想要修復微軟與軟件開發者之間的緊張關系,讓他們更輕松地把針對蘋果與谷歌手機操作系統開發的應用移植到Windows平臺上。

    現年47歲的納德拉在近期一次采訪中表示,他和公司已經從過去的失誤中吸取了經驗。他說,他執掌的微軟明白,打造產品要有規矩,產品的外觀以及給人的感覺必須精致。從硬件到軟件到網絡服務,每一處都必須和諧運作。

    納德拉說:“我們學到的一點是,你得把場景構建得非常出色。”他的語速極快,用押韻的句子強調觀點。“你不能停下。你必須要做到這一點。在打造新東西的過程中,良好體驗的意義有多么重大,我認為這正是蘋果教會我們所有人的東西。”

    從某種角度來看,微軟已經有了改變,不再是2014年2月納德拉接替史蒂夫·鮑爾默(Steven A. Ballmer)出任CEO時的樣子了,遺留下來的內部山頭割據的情況有所好轉。不久以前,公司還有大概6套內部系統,來管理軟件的開發工作;而納德拉現在則推動所有人使用一套系統,因為他相信,頂級的內部工具有助于公司打造頂級的產品。

    鮑爾默還在位時,納德拉就有所行動,努力結束微軟內部的派系紛爭,讓11.8萬名員工更加靈活地工作。他在員工間推廣一些觀念,例如通過可穿戴設備和其他產品,讓個人電腦更具個性。為了能更好地將微軟的創新轉化成人們有欲望購買的產品,他指導科技行業中規模最大的研究部門,與產品工程師展開更緊密的合作。

    同樣重要的是,納德拉顯示出了對人性化的重視。鮑爾默曾在電視采訪上嘲笑iPhone。而納德拉的做法正相反,他大力推行將微軟的Office軟件移植到蘋果與安卓設備上——正是這些設備在侵蝕微軟的影響力。

    長久以來,Salesforce.com公司對微軟都持批評態度,但它去年與微軟在軟件集成合作上達成了協議。Salesforce的首席執行官馬克·貝尼奧夫(Marc Benioff)說:“他們的自負害了自己。而現在有了薩提亞,他們對與別人合作有了更開放的心態。”

    不過,考慮到微軟的歷史,業內還是有很多懷疑,到底納德拉能否靠HoloLens以其他具有創新性的產品,打出一片新天地。分析師對納德拉管理下迅猛增長的云計算業務贊不絕口,微軟的股價自他上任以來上漲了近40%,徘徊在15年新高的位置。但他尚未證明微軟能否推出一項撼天動地的新技術。

    在HoloLens的相關會議上,納德拉告訴團隊在他看來項目該如何開展。這個項目的機制不能像Xbox游戲機那樣,該業務發展到了自成一體的地步。他希望HoloLens部門能與微軟徹底整合在一起。

    這意味著該部門要與視頻通話服務Skype的開發人員、Windows團隊以及視頻游戲團隊合作。早在與納德拉碰面前,HoloLens團隊就已經開始朝著這個方向努力了,但他的要求還是讓團隊非常吃驚。微軟表示,HoloLens的上市時間表要與新操作系統Windows 10配合,也就是在今年夏天發布。

    換言之,納德拉想要打造一個內部沒有隔閡的新微軟,而HoloLens就是實施這套戰略的具體工具,分量相當重。

    “平均成功率,相當不錯”

    從歷史上看,沒有幾家大牌科技公司能卷土重來,重拾過去的榮耀。實際上,能做到這一點的公司大概只有一家,那就是蘋果。

    到今年4月,微軟就走過了40個年頭。這家公司很容易成為批評人士的目標,因為按照數字時代的眼光來看,它的黃金歲月,也就是20世紀90年代,已經成為了遙遠的過去。對今天那些年輕的企業家與軟件開發者來說,飽受反壟斷與戰略失誤困擾的微軟,曾經統治整個行業,這簡直就是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夸大微軟的問題也不是什么難事。微軟去年實現870億美元營收,錄得220億美元利潤,現金儲備超過950億美元,憑借這些數字,它經常與谷歌爭奪市值第二科技公司的位置。雖然關停產品的名單有一長串,但Windows與Office辦公套件仍在賺錢,特別是賺企業客戶的錢。雖然鮑爾默被批評成對技術不聞不問,但在他任職期間,微軟發布了十多個年營收超過10億美元的產品。

    的確了不起,但是微軟很少被人們看作是今天那種能夠定義未來的公司,尤其是談到消費業務的時候。人們總是在亞馬遜、蘋果、谷歌和Facebook之后,才會想起微軟。

    在今年4月初的一次采訪中,納德拉表示,應當正確看待微軟的失誤。

    “人們經常忘記的是,如果我們不是平均成功率相當不錯,那公司就走不到現在這個地步,也沒法像過去那樣成功,”納德拉坐在辦公室的長椅上說到。他現在的辦公室就是以前鮑爾默的辦公室,也是原來蓋茨的辦公室,有一排窗子,還是和之前一樣低調。“要是大部分項目都失敗了,我們也活不到今天。就拿蘋果來說吧,只不過是我們在過去5年里的平均表現不如這些公司罷了。”

    納德拉特別提到了平板電腦。他表示,多年來依靠其他公司打造運行Windows的平板電腦,這催生了糟糕的產品。現在,微軟大力推廣Surface,廣告鋪天蓋地,這是微軟自己設計自己打造的平板電腦。

    當然,把硬件做出來是一回事,把硬件做得好就是另一回事了。

    在如今的硬件市場上,尤為重要的一點是關注細節,而微軟過去在這方面的表現一般。幾年前,在微軟首次推出Surface平板電腦的時候,上市初期根本沒有搭配適合觸摸屏使用的Office應用。這就有點像是要賣一輛只有三個輪子的汽車。

    就在納德拉上任不久后,去年也發生了類似的問題。用戶若想用手寫筆在Surface上做筆記,就必須先啟動設備、輸入密碼,再打開一個名叫OneNote的應用。研發新版本Surface的團隊對這套繁瑣的步驟非常惱火。

    參與Surface項目的研究人員史蒂文·巴斯切(Steven Bathiche)說。“等到把這一套都做完了,你大概會說,‘其實拿支筆寫在紙上就好了’。”

    硬件團隊與軟件團隊無法解決他們的沖突,每一方都害怕改變會打亂他們的計劃。

    納德拉很不高興。

    他當時說道:“這個要搞不定就不要發貨了。”“當CEO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你說出這種話,人們就能想到辦法,”他說。

    到Surface發貨時,用戶只要摁下手寫筆上的一個按鈕,就可以進行記錄了。

    化創新為銷量

    微軟的命運與其研究部門息息相關。這個準學院式的部門負責開展新奇的研究,從而保證微軟跟上時代的發展。

    周一,微軟負責研發的執行副總裁沈向洋(Harry Shum)頗有一些自豪地演示了新產品Skype翻譯器。該產品花費了研究人員數年的心血,可以將通話語音實時地從一種語言翻譯成另一種語言。

    沈向洋大膽同意,利用Skype翻譯器完成本次采訪的部分內容。沈向洋坐在他的辦公室中,記者本人則坐在樓下大廳的會議室里,看著電腦屏幕中的沈向洋。記者用英語提問,沈向洋則用中文普通話回應。他用普通話回答了一個關于Skype翻譯器會產生何種影響的問題。數秒鐘之后,這款軟件同步播出了英文語音與文本。

    這款軟件也會犯錯——把他的名字“Harry”拼成了“Hairy”——但總的來說翻譯基本正確。按照Skype的翻譯,沈向洋是這樣說的,“我們今天的交流有很多障礙。因為我們語言不通,你說英語,我說漢語,要是我們不能理解對方,世界就會有很多問題。”

    微軟研究院成立于1991年,創辦人是時任公司首席技術官的內森·梅沃爾德(Nathan Myhrvold),成立的目的是為那些具有突破性的新技術建立早期預警機制。微軟研究院總部有自己的辦公樓,里面有一處頗為寬敞的天井,穿著T恤衫牛仔褲以及頗具科技行業特點行頭的員工在里面穿梭往來。

    這是業內規模最大的研究中心,有1000多名科學家和工程師工作在實驗室中,同時還包括那些遠在中國與以色列的員工。微軟去年的研發費用為114億美元。

    然而,花錢并不一定能帶來成功。在科技行業內,公司錯過眼皮底下的創新突破,沒能將其轉化為商業機遇的例子比比皆是。在20世紀70年代,施樂的帕洛阿爾托研究中心開發出了現代個人電腦的早期原型,帶有圖形用戶界面和鼠標。這款設備被外人史蒂夫·喬布斯瞥見,于是蘋果Macintosh電腦面世。喬布斯才是最終從這項技術中獲得收益的人。

    納德拉不想錯過機遇。在他的推動下,研究人員與產品工程師比以往更加緊密地展開合作。他邀請沈向洋參加周三下午的例會,而這個會議的參與者大多是項目經理:沈向洋是代表微軟研究院中參加該會議頭一人。

    在過去的微軟,翻譯技術很容易淪落成一個很酷的演示樣品,再沒有別的前途了。產品團隊很難接受實驗性技術,因為這會帶來新的成本,更別提發布日程上的不確定性了。

    負責Skype的微軟企業副總裁歌蒂普(Gurdeep Singh Pall)說道:“你不是說‘嗨,看看合作一下能有什么成果’,而是說‘嗯,等準確度到了這種水平再來找我,到時候我們再想什么時候可以讓你加入進來。’”

    打破界限對于微軟來說還是一件正在進行的工作,但有些高管表示風氣已經大為改觀。微軟研究院的一名企業副總裁彼得·李說:“Skype完全可以不管這些,但歌蒂普對此表示歡迎。”

    華盛頓大學的計算機科學教授愛德·洛索斯卡(Ed Lazowska)是微軟研究院顧問委員會成員,他表示:“企業部門間有一種期盼,那就是抓住那些可能帶來變化的想法。”

    沈向洋曾在必應項目上擔任高級工程師數年之久,他之前見過微軟在科技新市場中挫敗的樣子。必應是搜索引擎市場排第二的產品,遠遠落后于排名第一的谷歌搜索。

    “公司目前處在緊要關頭,我們要么打造出人人喜愛的產品,要么就成為歷史,”沈向洋說。

    HoloLens同樣源于微軟研究院的各種技術,這其中包括在人眼前顯示虛擬圖像的顯示技術。這款設備使用微軟研究院開發的攝像頭來記錄使用者周圍的環境,保證虛擬物體會出現在恰當的位置上。這種攝像頭最初是用在Xbox游戲機Kinect配件上的。

    單看硬件本身,它只能成長到這種程度。如果HoloLens有機會成為具有突破意義的產品,它就需要有熱門應用,也就是類似智能手機上Instagram與Snapchat這種流行的服務。

    改換戰場

    在周三的發布會上,微軟演示了如何使用HoloLens。一名醫學院的專家采用HoloLens讓學生們學習解剖學。在另一項演示中,地產開發商打算提前讓客戶看到項目完工時的樣子。

    這些實用案例都不錯,但肯定沒法引爆大眾市場。鑒于此,微軟把部分心思下在了游戲上。

    去年9月,微軟斥資25億美元收購了視頻游戲《Minecraft》,該游戲有數千萬玩家。到了今年1月,當這款游戲出現在HoloLens上時,這次收購背后的邏輯才開始顯現。

    在《Minecraft》中,玩家可以搭建或破壞建筑,有點像玩虛擬的樂高積木。有了HoloLens,這款游戲便可以不再局限于智能手機或電腦顯示屏。頭戴HoloLens的玩家可以用《Minecraft》中的磚塊來裝飾房間的墻壁,只要愿意也可以摧毀它們。在微軟的演示中,玩家可以在咖啡桌上“蓋房子”,然后在上面挖個洞。

    納德拉說,收購《Minecraft》有很大原因是為了HoloLens。

    “我們要有一款游戲,而這款游戲能從根本上幫助我們改變新的產品,”納德拉說。“HoloLens那時還在準備階段,我們知道需要這樣做。”

    至少有一件事可以確定:微軟會面臨很多競爭。谷歌投資的Magic Leap公司正在開發一款虛擬現實設備。Facebook有Oculus頭戴式虛擬現實產品。同樣有此意的還有游戲公司Valve和索尼。

    另外,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證據證明,大眾愿意戴上這樣一款設備,而且一戴就是數小時。谷歌的Google Glass就是個警示。這家公司原本希望能大力發展這款戴在眼前的設備,但至少從現在來看,谷歌推動這項方案的力度已經大不如前。

    質疑者已然瞄準了HoloLens,認為微軟還會把事情搞砸。這款產品的價格貌似要遠高于智能手機,因為智能手機可以從無線運營商處獲得補貼拉低初始成本。微軟一現任高管表示,HoloLens的價格可能遠超游戲主機,后者的售價一般在400美元之上。

    即便納德拉與其他高管已經意識到變革很有必要,他們還是會遇到零星的抵制。去年11月前在微軟內部負責一支風投基金的拉胡爾·蘇德(Rahul Sood)就曾稱贊納德拉的改革之舉,但也表示他下面的人沒有太多勇氣冒險。

    蘇德表示:“問題在于中層管理人員。我認為這是個緩慢改變的過程。公司需要更多有創業精神的人。”

    就連納德拉自己在討論HoloLens可能產生的影響時也暗示,改革會有不確定性。

    “我不想像Google Glass那樣炒作它,說這就是改變未來的又一款產品。我想讓大眾自己思考這是什么東西,”他說這些話時有些吞吞吐吐。

    至少在有了HoloLens之后,微軟似乎是知道了自己在科技行業中前進的方向,而不是一直陷在過去。微軟前任高管,目前在西雅圖做風投家的布拉德·西爾弗伯格(Brad Silverberg)說,微軟現在做的事情讓他很激動,他認為這樣做要好于在智能手機領域追趕領先者。

    “那場戰斗已經打完了,微軟失敗了。你得改換戰場,”他說。


    相關推薦

    400-8842-880

    品牌網站設計塑造高顏值公司!

    • 售前:0771-2860265 / 5783282
      13481069551(盧經理)

    • 售后:0771-5783282

    • 工作時間:09:00 - 18:30

    ©2019.ALL RIGHTS RESERVED.南寧博信網絡技術有限公司  桂ICP備10201394號  桂公網安備45010302001330號 html網站地圖 xml網站地圖
    快乐扑克三开奖查询